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從李元芳開始 ptt-第一百四十七章 李治破防,聖人震怒!鑒賞

從李元芳開始
小說推薦從李元芳開始从李元芳开始
大明宫。
紫宸殿。
除了入阁的几位宰相外,崔守业、裴行俭还有数位六部侍郎级的高官汇聚。
李治和武后坐于御幄内,聆听着臣子的汇报。
等今日讨论的事情告一段落,李治突然看向崔守业:“崔侍郎,已是第七日,士子案审理的如何了?”
崔守业赶忙道:“禀告陛下,窦贼已经松口,此案即将水落石出,大白于天下!”
李治不可置否,他本来就做好让窦德成背黑锅的打算,又问道:“那六年前的江南之案,又当如何?”
崔守业目光闪了闪:“还未查出。”
李治的脸色微微一沉,语气里却毫无变化:“速速查案!”
崔守业俯首,眼角余光和旁边的李敬玄对了一下,带着胸有成竹:“是!”
李元芳偃旗息鼓了。
哈哈,此子当初那么骄狂的人,最后不还是泱泱罢手?
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等到群臣退去,帝后沉默下来。
片刻后,李治幽幽的道:“李元芳还是屈服了。”
并没有多么意外。
李敬玄的影响力,李治很清楚。
却也不免失望。
毕竟李元芳之前的所作所为,尤其是敢刀斩武敏之,让李治刮目相看。
他就喜欢用这种不畏强权,敢于得罪高官的人。
只可惜啊,终究是流于表面。
必死无疑的武敏之敢杀。
对上宰相之子就退缩了。
武后也沉默。
她是李治手把手教出来的,两人的执政风格很相似,自然也同样喜欢用这类臣子。
比如北门学士,就是不得不完全依附她的孤臣。
而李元芳有胆识有能耐,本来更得看重,却又被李治看上。
现在看来,此子也要泯然于众了。
然而就在这时,有内侍上前禀告:“陛下,明文学入宫求见。”
李治不解:“明崇俨?他前日刚刚为朕炼丹,今日又有何事?”
武后这段时间冷眼旁观,早就清楚明崇俨是梅花内卫,闻言立刻起身:“陛下,妾告退了!”
李治看着乖顺的她,微微笑道:“不必,媚娘,你就留下来陪朕!”
李治了解这位妻子的权力欲,梅花内卫这种组织,是肯定希望掌握的。
门都没有。
梅花内卫的控制权,不可能交出,但武后不成天后,李治也不用过于防备她。
适当释放些希望,也能让她能继续努力的处理政务,不可懈怠。
很快,明崇俨被领入宫内。
李治看着这位道士:“明崇俨,你有何事要禀告?”
明崇俨看了一眼帷帐内的高髻身影:“陛下,臣……臣……”
養個皇子來防老
李治微笑:“说吧,皇后与朕乃是一体,毋须隐瞒。”
这在平时,可以说是相当悦耳的情话,武后也笑颜以对,握住李治的手,展现出夫妻恩爱。
但此刻明崇俨听着,却瑟瑟发抖起来:“长安坊市……有谣言流传……关系到陛下……”
李治的笑容收敛,将手从武后的手中轻轻抽出:“什么谣言,需要你急急入宫禀告?”
明崇俨道:“是关于六年前的江南案件……那一村中毒死去的村民,据说凶手残害他们……不是单纯的杀人,而是为了试药……”
他说话跟挤牙膏一样,看似磨磨蹭蹭,实际上如此重大的事件,就该慢慢说,才能给圣人思考的时间。
李治目光闪动,一时间不太明白这里面的因果关联,却也完全关注起了这起案子来:“那是什么村?”
明崇俨心头一冷。
江南案子这段时间,也算是被反复提及,结果圣人连哪个村子都毫无印象吗?
当然,口中必须马上回答:“是丹徒县的青阳村。”
李治这才真正记在心上:“嗯,是这村子,死了数百人吧,刑部调查,一说毒杀,一说山匪作乱,如何又与试药相关?”
明崇俨低声道:“回禀圣人,坊间传说……凶徒是为了试验丹药灵验,才将之投入水中,给村民服用……不料加错了剂量,导致众多村民中毒身亡……”
李治面无表情:“还有这等事?残害百姓,其罪当诛!”
明崇俨头垂得更低。
李治居高临下,将他的神态看得一清二楚,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沉声道:“说,此事与朕何干?”
明崇俨声音发颤:“他们说……那丹药……是为了……是为了献给陛下的!”
武后眼神一动,李治刚刚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却觉得十分荒谬:“献给朕?何种丹药?为何要献给朕?”
明崇俨道:“就是云丹……如今民间传闻,陛下在泰山封禅时,为求长生,让人献丹……有人进献云丹,为了熟悉药性,便选了江南之地的青阳村,作为试药之所,然后整个村子都死了……”
殿内安静下去。
足足过了半刻钟,李治有气无力的声音才响起:“那依这个说法,此次科举士子中毒,还是因为朕为求丹药,拿百姓试药,才遭了报复?”
明崇俨拜下,咬牙道:“他们就是这般传的!”
殿内又沉寂下去。
明崇俨看不见隐藏在金色帷帐后圣人的表情,也听不出来语调的变化,只觉得圣人声音还很平静。
但武后看着李治额头上暴起的青筋,脸色都变了。
因为自从长孙无忌死后,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李治如此暴怒。
不过李治终究是李治,声音上居然没有太大的起伏:“朕听你说过,你的五云丹和那云丹,有些关联?”
明崇俨赶忙道:“是的,臣此丹得传师父,师父也是由云丹启发,呕心沥血,造出此丹,在遗命中让臣进献给陛下,以期陛下万寿!”
李治点头:“你师父是有心人,你的丹药也得了尚药局的认可,朕才会服用!”
他声调微微上扬:“朕乃天子,坐拥四海,太医院汇聚天下名医,朕需要拿百姓试药吗?”
明崇俨赶紧道:“陛下仁心宽厚,泽被苍生,此等言论,荒谬至极!”
李治淡淡的道:“可惜百姓是不会明白的,他们只爱听些耸人听闻的故事,对吗?”
明崇俨不敢答话。
李治道:“谣言传多久了?”
明崇俨道:“仅仅是这一两日,还未扩散到民间。”
李治的表情微微放松,还没到民间,就还有挽回的机会,又问道:“源头在哪?控制住了吗?”
矿工纵横三国 小说
明崇俨叩首:“只知在士林学士口中流传,还未查出源头,人已在控制之中!”
梅花内卫发挥的就是这个作用,李治有些欣慰,却又冷声道:“其实还用查么?他们当年编排先帝游地府,诸多丑态,种种不堪,现在又来污朕的名声了!”
这是指着山东士族的鼻子骂了。
没办法,前车之鉴。
编排故事,恶心皇帝,这还不是山东士子的先例,以前多了去了。
比如秦始皇焚书坑儒,起因就是一些方士儒生,非议诽谤,造谣生事。
而此事现在不会消失,以后也根本禁绝不了。
后世网络上各种层出不穷的谣言一大堆,又有什么新鲜的……
李治此时切身感受到了谣言的可怕,气得胸口发闷。
他最爱惜名声,无论是慈悲纯孝,还是文治武功,都希望得到后人颂扬。
而现在!
竟说他人生最辉煌的泰山封禅之时,试图长生不老,拿百姓试药炼丹?
这要是被记入史册,哪怕被编入野史……
寵 妻 無 度
想着想着,李治的头又疼了起来,手掐住自己腿上的肉,也丝毫不觉。
正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李治的手。
是武后。
她刚刚旁观,眼神深处全是幸灾乐祸。
但此时的目光中,又是柔情与关怀,紧紧握住夫郎的手。
两人十指相扣。
武后低声道:“陛下,不妨想想为何有此谣言!”
李治经此提醒,马上反应过来:“不错,这其中必有缘由!”
山东士族当年传李世民入地府,种种狼狈不堪,是因为玄武门之变后,李建成被杀,他们入仕的机会顿时大大降低,官位大部分都被关陇勋贵把持。
但现在到了李治一朝,关陇世族被压制,山东士族入仕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比例还是失衡,却也看到了希望,为什么要做这等事情呢?
下方的明崇俨欲言又止。
李治冷冷的道:“想到什么!说!”
明崇俨道:“江南之案正在被查,谣言传出,会不会……”
一语点醒冤枉人。
李敬玄……山东士族……士林邀名……其子李思冲的嫌疑……
李治五官瞬间变得狰狞:“怪不得李元芳不再继续往下查了,好啊,好啊,臣子受不住调查,担心恶事被揭,居然拿朕当挡箭牌?”
从来都是臣子为圣人背锅!
何时见过圣人为臣子背锅?
当意识到这点,城府极深的天皇陛下,终于还是破防了。
李治身子前倾,双手撑住,青筋直暴:“反了!反了啊!!咳咳!咳咳咳咳!!”
听到连串剧烈的咳嗽声,明崇俨赶忙拜下,不敢动弹,眼底深处却露出喜色。
果不其然。
李治断然下旨:“拟诏!命内卫机宜使李彦,彻查江南之案,一切从速,便宜行事,无论涉及何等凶犯,都严惩到底,绝不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