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術師手冊 ptt-第453章 你們甚至說服不了我相伴

術師手冊
小說推薦術師手冊术师手册
笛雅:「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懂,只能猜测一下,或许是因为我和妮娜天生拥有……嗯,用观者的话来说,我们之间存在极为深厚的羁绊。羁绊越高,命运转移时会获得强化,如果说普通人只能获得无缘者的100%,那我们或许能得到妮娜的1000%。」
「直到现在,只要我闭上眼睛,仍然能回忆起妮娜小时候满身泥脏兮兮的模样。或许正是因为我们的羁绊,所以我们才会被女巫选为第一福音和无缘者。」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逃离高塔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摆脱第一福音的命运,更是为了拯救妮娜!她现在恐怕已经是《无缘者之榜》的第一名,如果我们不救她,她肯定会作为无缘者死去!」
「但我们并没有能力反抗女巫,更没有能力入侵皇宫救走妮娜。我们原本的计划,是想办法夺走神主愿望,然后许愿取消《无缘者之榜》,这样一来不仅妮娜可以得救,以后也不会再出现像我们这样悲哀的姐妹!」
从出生开始,莉丝笛雅和妮可娜露就是罪痛的双生子:妮娜背负了所有痛苦,笛雅背负了所有罪孽。
从分别那天开始,她就活在另外一个女孩的悲哀之上。
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在莉丝笛雅成为王的那一天,王冠上的宝石是妮可娜露最后一滴血。
因此在知道真相后,笛雅根本无法忍受自己良心的折磨,被压力压垮的她才会在绝望之中召唤出面具术灵,迫切地分出白皇后、黑执事、红死徒等姐妹分摊这份痛苦,就像快要溺死的鱼只能跟其他鱼相濡以沫。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虽然笛雅一直都在喊祖母老巫婆,但她并不怨恨祖母。因为她知道,五十年前祖母也经历过跟她一样的事,唯一跟她不一样的,只是祖母从头到尾都不知道真相罢了。
真正错误的,只是依苏王室这个残酷扭曲的统治继承传统。
这才是笛雅想得到神主愿望的原因——只要取消《无缘者之榜》,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妮娜不需要为她牺牲,以后依苏王室也不需要制造罪孽的双生子。
「……笛雅姐姐和妮娜姐姐确实很可怜。」莉丝沉默片刻后:「但现在最有可能得到神主愿望的人是安楠阿姨,我们已经没机会了啊。」
「虽然是没办法取消《无缘者之榜》,但我们还有机会拯救妮娜。」笛雅说道:「因为现在皇宫的高塔里,还有一位公主。」
「我们讨论后,认为有两种可能:这位公主是我们不认识的‘备用品’,女巫可能会利用神灵‘福音’的权能,将妮娜的命运转移给备用品身上。」
「但我从未听说过除了我和妮娜外还有其他公主,所以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位公主,就是妮娜。」
「因为我们不见了,但依苏王室仍然需要下一位皇帝,所以女巫在我们离开那一晚就将妮娜从《无缘者之榜》里捞出来,但代价就是妮娜将成为新的第一福音。」
小魔女迅速反应过来:「但没有祭品的话,妮娜姐姐只能活10年!」
笛雅:「没错,女巫是绝对来不及培养新的无缘者,但这也给了我们机会——妮娜本就不是作为第一福音培养,女巫让她住在高塔,肯定是为了让她继承我过去的踪迹,从而令《福音榜》误判她。」
「只要我们能从高塔里带她出来,然后再让一位姐妹进入她的身体,暂时替换她的人格——按照我和妮娜的羁绊,我们姐妹之间肯定可以自由来往——那就肯定能让她逃离第一福音的命运!」
「虽然是没法彻底消灭《无缘者之榜》,但至少我和妮娜都能活下来……所以我们必须要跟着亚修他们进入皇宫,我们不能让他刺杀妮娜!相反,我们要想办法救下妮娜!」
莉丝:「……姐姐你们原来这么辛苦的啊……」
笛雅:「这是我的责任。」
正義聯盟-無盡寒冬
「是我们的责任。」白皇后:「妮娜也是我们的姐妹。」
黑执事:「其实说到这里,我们想留下来,也只剩下一个办法。」
红死徒:「坦诚相告。」
笛雅:「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要不要将一切都跟亚修坦白,说出自己就是莉丝笛雅公主,然后请求他跟我们一起救妮娜……但是……」
黑执事:「你害怕说出秘密,哪怕对方是修。不是因为秘密有多重要,而是害怕对方厌恶你的隐瞒。」
白皇后:「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就算我们想方设法留下来,小修也绝不会带我们进皇宫。只要我们不说出真相,就没有足够的理由让他带我们送死,他只会将我们扔出皇宫!」
红死徒:「诚实是最好的交涉技能。」
就在姐姐们热烈讨论‘坦白’的可行性时,一个稚嫩但坚决的声音在她们心里响起:「不行。」
莉丝用屁股坐住了手镜手套脱下来,低头看着手臂,视线避开一切镜面反射物体,在心里说道:
「笛雅姐,白姐,黑姐,红姐,我很同情妮娜姐姐,也明白你们拯救妮娜姐姐的决心,更明白你们心里的正义感。」
「莉丝笛雅认识妮可娜露,但莉丝不认识。」
「莉丝不想拯救谁,也不需要陌生人为我鼓掌。」
「我只想被爸爸宠爱,被姐姐们疼爱。我喜欢的人很少,喜欢我的人也不多,除了你们和爸爸外,其他人都不喜欢我……哈维叔叔不在乎我,博金阿姨只是因为爸爸才不讨厌我,安楠阿姨将我当做道具,班戟叔叔只在乎安楠……所以我不想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
MC:kai的世界
「我不会为了拯救一个不认识的人,就让你们和爸爸去冒险。绝不会。」
「姐姐,你们当初想要做这么伟大的事,就应该做一个拥有伟大人格的妹妹才对。」
「我只是小魔女,不懂事、胆小、很容易满足又自私的小魔女。」
「你们非但说服不了爸爸,你们甚至说服不了我。」
倾倒心里话后,莉丝下定决心,转头看向正在翻阅福音书的亚修:
“爸爸,我们逃吧,不要参加刺杀计划,一起躲到编织盛典结束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