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愛下-第264章 版本答案是賣防毒面具?!推薦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小說推薦這遊戲也太真實了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大厅安全!”
突入大厦的三支小队迅速控制了大厅,C组在电梯外围布置了防线,射杀了被大厅内的动静吸引过来的啃食者。
负责运送补给的小萌新,背着装满弹药和炸药的背包,从正门的方向跑了进来。
“弹药!”
“谢了!”
隔壁老王捡起一支背包,拉开拉链看了一眼,顺手扔给了等候在电梯口旁边的战地气氛组。
“兄弟!靠你们了!”
“OK!”
穿着重型装备的战地佬,顺手将背包塞给了一旁的我最黑,自己则走到了电梯井的入口处,伸出两只大手,抠住了半掩着的电梯门。
矿工I型外骨骼的输出功率提升至最大。
只听那锈蚀的门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很快被掰开了一条可供一人进入的通道。
一名B组的敏捷系玩家矮着身子探了进去,抬起步枪向上检查入口,随后打了个安全的手势。
“通道畅通!”
“收到——”
战地佬憋住一口气,双臂持续发力,电梯门不断颤抖,连同焊在外骨骼上的钢板都跟着一起抖动。
卡卡罗特见那电梯门半天没开,连忙开启力量系的天赋,也上前帮忙。在两人的合力之下,那厚重的电梯门总算是被扯了下来。
“MMP!这门也太结实了!”战地气氛组长出了一口气,抬起胳膊擦了下额头。
站在旁边的我最黑,还在研究手中那只背包,拉开拉链反复看了半天。
“这里面装的都是啥啊?”
还怪沉的!
战地佬嘿嘿笑着说道。
“17公斤炸药,你可小心点儿。”
我最黑愣了下。
“17公斤……是个啥概念?”
卡卡罗特:“相当于两发155。”
我最黑一脸茫然,显然没听懂155是什么意思。
不过有些比较刑的玩家倒是听懂了,下意识地往旁边躲远了些,并且暗骂了一声卧槽。
没有浪费时间,战地气氛组拍了拍我最黑的肩膀,示意他别玩了,便带着小队员们走进了电梯井。
电梯井内的空间还算宽敞。
电梯厢大概是掉到了下面的楼层,不过井里并不缺少落脚的地方,里面不但有备用的磁轨和钢索,还有攀爬梯,大概是给修电梯的人用的。
战地佬将魔鬼丝编织的求生索套在了钢索上,伸手拉了下嵌在墙壁上的爬梯,见它能够承受住外骨骼的重量,这才放心地将全部重心移动到了梯子上。
“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就像泉水LYB说的那样,从电梯井直达43层,然后垂直爆破向下!”
我最黑咽了口唾沫。
“我们就这么爬上去?”
另一名小队员嬉皮笑脸地拍着他肩膀。
“怕啥?又不会累!顶多麻烦了点。”
不会累的说法其实不准确。
肌肉中的乳酸积累多了,玩家一样会感到沉重、乏力、行动迟缓,被屏蔽的仅仅是随之而来的酸痛。
不过相比起一路杀上去,从电梯井垂直突破的难度还是要小很多。
由于孢子云的缘故,临近几条街乃至附近地铁站的啃食者,全都被吸引到了大楼附近。
而那几条能够走到41层的楼梯和走廊,正是孢子浓度最高的地方!
刚才战地佬抽空去电梯井背面的安全通道入口瞄了一眼,发现那儿的情况简直叫一个惨烈,只能用“尸山骨海”这个词来形容。
事实证明,有一个靠谱的指挥官,还是很让人有安全感的!
徒手攀爬四十多层高楼花费了不少时间。
中途体力不支,只能用求生索吊着休息一会儿,休息够了再继续攀爬。
当A小队顺利抵达43层,已经是下午四点。
在43层的电梯井入口处稍作休整。
战地气氛组在电梯门上安装了300g炸药,带着队伍继续向上移动到了46层的位置,然后引爆了雷管。
轰——!
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电梯门被炸地向外飞了出去,爆炸的气浪卷入了电梯井。
A组的五名玩家迅速下降了高度,从敞开的电梯门突入到了大厦的43层,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嘶吼声,成群结队的啃食者从走廊的两侧涌了过来。
“开火!!”
枪口喷射火舌!
走廊内枪声大作,子弹如狂风骤雨般席卷,啃食者如割麦子似的接二连三倒下。
一时间走廊内血肉横飞,残肢断臂满地都是!
然而即便玩家们的火力凶猛,那汹涌而来的啃食者大军仍然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断地冲上来!
就在这时,大楼外传来雷霆般的炸响。
一发发高爆弹从破碎的落地窗中钻入,轰在了走廊上,队形密集的啃食者瞬间倒下一片!
“快!动作快!”
战地气氛组大声呼喝,顺势拔出一颗手雷,扔向了走廊尽头的安全通道。
随着轰的一声爆响,更多的啃食者倒下!
A小组一行人没有恋战,一边保持火力一边转移位置,迅速移动到了目标房间。
一列列石墨色的玻璃门陈列在房间内,将区域分割成了一个个功能不同的区段。
这里应该是办公区之类的地方!
抬起枪口击毙了冲上来的啃食者,战地气氛组迅速找到了地图上的目标位置,接着从我最黑递来的背包中取出预先准备好的炸药,在地板上放了一圈,小心抽出了保险。
“3公斤炸药!应该能在地上开个洞!”
“所有人注意隐蔽,准备好了就喊一声!”
其他四名玩家精神振奋地喊了一声。
“收到!”
蹲在了墙角,将一张桌子横在了身前,战地气氛组取出起爆器,手掌轻轻一握。
轰——!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爆炸的冲击波和炙热的气浪,在整个办公区内扫荡!
玩家们迅速来到了爆炸中心。
混凝土和地板砖已经被炸成了碎渣,只有少部分还挂在向下弯折的钢筋骨架上。
看到眼前这副情况,战地气氛组的心中忽然微微一沉。
虽然他们成功炸开了向下的通道,但爆炸产生的破坏效果却远远低于预期。三公斤的炸药……
放现实里,炸塌一栋小房子都够了!
“我靠!这房子这么结实的吗?”我最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人体描边蔡师傅:“将天花板整个炸塌恐怕有点难度……让B小组把燃料送上来吧。”
战地气氛组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好。”
通讯频道短暂的交流。
遠瞳 小說
A小组重新返回了电梯井,将绞盘固定在了电梯井的入口,将绳索向电梯井的下方抛了下去。
绞盘转动!
很快,五十公升的生物质燃油被吊了上来!
燃料就位之后,A组再次回到爆破点,通过炸开缺口的天花板,迅速下降到了42层。
这里的状况和43层完全不同!
宽敞的办公区内遍布着褐色以及暗红色的黏菌,空气中弥漫着高浓度的孢子,鞋底竟是黏糊糊的感觉,就像是踩在了苔藓上。
这里的能见度不足五米!
而此刻他们的脚下,便是正在成型的母巢!
“……我怎么感觉自己钻进了异种的肚子里。”
我最黑咽了口唾沫,抬起手中的步枪,用枪口仔细检查着房间内的各个角落。
刚才从天花板上下来开始,他心中便有股强烈的不安。
然而这股危机感从四面八方袭来,以至于他根本无法判断,真正致命的危机来自何处。
战地气氛组熟练地在地上放置炸药,抽掉保险栓。
“你的直觉很准,如果不想变成母巢的排泄物,咱们的动作最好快一点。”
蹲在地上的玩家收起了试管。
“样品已经回收!”
另一名玩家开口道。
“正在安放炸药!”
小队员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很快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后几个炸药需要安放。
然而就在这时,黑暗中的一角,忽然传来一声嘶嘶低吼。
听见了那声低吼,众人心中一阵毛骨悚然,立刻抬起手中的枪口朝声音的方向指了过去。
根本没有时间思考那是什么东西,战地气氛组当即下令到。
“开火!”
枪头喷射火舌!
枪口的火焰将黑暗和迷雾照亮,子弹突突突地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奔了过去。
而也就在这时,众玩家们终于惊恐的发现,那立在黑暗中的身影竟然是一头暴君!
近四米高的身躯犹如一座腐烂的朽木,然而那厚到令人发指的角质护甲,却有着不逊于钢铁的防护力。
子弹打在那暴君的身上,就如同石头砸在了沼泽地里,只卷起一串串的小水花。
“吼……!”
一声吃痛的怒吼,那暴君竟是硬生生顶住了攒射而来的火力,双腿发力地向前奔去,利爪狂暴地挥出。
夏日之戀
猝不及防之下,我最黑的胸口当即挨了一巴掌。
那防弹衣被直接打的裂开!
只听老黑闷哼一声,整个人飞了起来,后背砸开了年久失修的落地窗,掉去了大楼外面。
“啊——”
那惨叫声走远,隐约中还伴随着一声“焯!”。
A小组减员一人!
玩家们迅速散开,试图用交叉火力分散暴君的注意力,阻止它靠近收割。
就在这时,通讯频道内传来泉水指挥官的呼喝声。
“你们那边什么情况!?我怎么看到有人飞了出去?”
手指死死抠着扳机,战地气氛组骂骂咧咧道:“我们碰到了暴君!你刚才看见的是我最黑!妈的,你那儿能打到吗?”
泉水指挥官:“打得到,但我们根本看不见你们那儿的情况!孢子浓度太高了!”
浓密的孢子云就如同凝胶一样,几乎挡住了所有的视线。
随意开火只会误伤队友!
转眼间,又是一名玩家阵亡。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 A小队已经减员两人!
战地气氛组:“MMP!7毫米根本打不穿这玩意儿!再这么打下去我们全都得回老家!”
泉水忽然灵机一动。
“快!给我个标记!”
战地气氛组:“标记?”
“燃烧弹!用燃烧弹标记它!”
战地气氛组立刻明白了泉水的意思,当机立断拔出挂在腰上的燃烧瓶。
“压制它!”朝着队友们呼喊了一声,战地气氛组抓准机会,将燃烧瓶砸向了暴君。
瞬间爆发的火力短暂限制了暴君的移动,燃烧瓶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它的脑门。
火焰窜起!
暴君发出一声狂暴的怒吼。
被点着的它挣扎着想要将身上的火扑灭,而就在同一时间,四发拖拽着火焰的穿甲燃烧弹从落地窗外钻入,其中三发狠狠地轰在了它肩头和腹部。
火焰和烟不断地往外冒着,那三颗命中目标的穿甲燃烧弹就像着了火的钉子,卡在了那头暴君的身上。
被激怒的暴君在办公区内横冲直撞,试图熄灭身上的火焰,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
这时,另一名负责安放炸药的玩家,已经将最后一块炸药安放完毕。
除此之外,用于清理黏菌的油桶,也被滚到了房间的中央。
“准备撤了!”
那玩家大喊了一声,率先撤到破了洞的天花板旁边,踩着桌子爬了上来。
“收到!”
另外两人见状也纷纷响应,朝着破了洞的天花板撤退。
回到了43层,三人一路横冲直撞,狂奔着冲向了电梯井。
将求生索挂上钢索,战地气氛组纵身一跃,朝着楼层下方降去。
“兄弟们,坐稳咯!”
话音落下,他捏紧了手中的起爆器。
咔嚓一声轻响,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爆炸的火光冲天而起,凶猛的冲击波瞬间粉碎了42层与41层之间的混凝土!
火焰与热浪如海啸一般肆虐,将上下两层整个吞了进去,甚至冲入走廊,灌入了电梯井!
整栋大厦仿佛都在颤抖!
“操!”
“我感觉电梯井在晃!”
“你他妈不能晚点按啊!”
电梯井内的众人被震得七荤八素,幸亏那求生索绑的结实,差点儿没像下饺子一样摔下去。
穿着外骨骼的战地气氛组情况稍好些,稳住身子之后尴尬一笑。
“我怕再往下信号不好!”
众小队员:“@#%!”
电梯井内充斥着优美的普通话。
此时此刻,大厦的正东面。
手中握着望远镜的泉水指挥官,正站在破碎的落地窗前,眺望着那浓烟滚滚的第41层。
暗红色的墙壁上燃起了大火,黑烟取代了灰绿色的浓雾。
即使隔着数百米远,也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炙热……
“虽然和计划稍有出入,但应该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泉水指挥官将望远镜放了下来。
能在母巢形成之前将其扼杀在摇篮中,应该能削弱浪潮的强度。
不过……
聚集在这周围的孢子云,怕是短时间内很难退去了。
泉水指挥官看了一眼北边,不由皱起眉头,那一片望不到尽头的云,仿佛正在酝酿着一场暴雨。
趴在落地窗前的玩家听到他的话,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咱能别立flag吗?”
说着,他扣动扳机,朝着41层补了一发高爆弹。
泉水指挥官赶忙提醒他说。
“别特么用高爆弹,你没听说过爆炸灭火吗?补两发燃烧弹意思一下就行了。”
补不补其实都无所谓了。
在如此汹涌的火势面前,20毫米的燃烧弹就像扔进火场里的火柴,连个响都听不见。
大厦一楼。
A小组归队,战地气氛组和身后的两名玩家,跟着滚滚浓烟一起,从敞开的电梯门里钻了出来。
三人身上一片黢黑,就像刚下煤窑里打了滚出来。
卡卡罗特上去服了战地老兄一把,兴奋地问道。
“怎么样,搞定了吗?”
“搞定了,”虽然模样狼狈了点,但战地气氛组的声音中却听不见任何的狼狈,反而充满了兴奋,“母巢已经炸毁!妈的,从电梯井里下来的时候真特么刺激!”
身后两名队友听见,忍不住喷了。
“靠!你特么还好意思吗?”
“就是!老子被晃的差点掉下来!”
战地气氛组干咳一声。
“不重要!通关了就行!”
卡卡罗特数了下人。
“咋就回来三个?”
Love Holic
战地气氛组随口说道:“一个掉下去了,还有一个留在上面了。”
“掉下来的那兄弟是叫我最黑吧?确实够黑的。”隔壁老王砸了砸舌头,“四十多层楼摔下来,那场面简直辣眼睛……”
战地气氛组心中一动。
“在哪?我去看看!”
卡卡罗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都死透了还看个啥,VM都碎了。”
战地气氛组不好意思一笑,挠了挠后脑勺。
“主要是没见过。”
卡卡罗特:“……”
隔壁老王:“……”
众玩家:“……”
这特么是人类该说的话吗?
同一时间。
大厦的外面。
站在人行天桥上的楚光,从冒着滚滚浓烟的大厦上收回了视线,看向站在一旁的赫娅问道。
“这样算是解决问题了吗?”
赫娅盯着那栋大厦看了一会儿,缓缓点了下头。
“应该是解决了……变种黏菌并不耐高温,孵化室的损坏度达到90%以上,基本上就是不可修复的损伤。”
瓦努斯盯着不远处路面上几乎摔碎的尸体和一滩血,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说道。
“我刚才好像看到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他确信。
刚才掉下来的似乎是一个人。
不过站在旁边的楚光却并不在意,只是随口回了一句。
“小问题,不重要。”
一点活性物质而已,就算觉醒了也才两个点。
这叫事儿吗?
显然不叫!
瓦努斯愣了一下。
他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和对蓝外套的认知受到了颠覆。
而且还是今天的第二次……
……
【全服公告:新时代数据大厦的母巢已经清除,浪潮强度已被削弱!让我们为参与战斗的20名玩家献上掌声!】
官网论坛。
这两天官网上热度最高的几个帖子,不是萌新们发表的获奖感言,就是关于即将到来的浪潮的讨论。
虽然官网上的倒计时还有10天,但绝大多数玩家都已经用肉眼感觉到了清泉市的变化。
灰绿色的云层正从市中心向外扩散,徘徊在街头巷尾的腐烂行尸,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比之前强了一大截。
原先只在隧道和废墟中穿梭的爬行者,在大街上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
短短两天时间,已经有4只5人狩猎小队团灭,死亡原因无一例外是因为陷入了啃食者的包围。
伊蕾娜:“听你们说的好刺激,我都想回来了。(滑稽)”
夜十:“红河镇不刺激吗?(滑稽)”
伊蕾娜:“也还行,就是这儿太荒凉了,感觉没清泉市好玩。”
精灵王富贵:“主要是这吃的太少了,你们懂的。”
伊蕾娜:“滚蛋!(`Д´*)9 ”
玛卡巴子:“哈哈哈哈!”
聚集的大量佣兵的红河镇与嚼骨部落蛇氏族的战争陷入了僵持,双方挖掘了战壕,修筑了工事,互相炮轰,开始了残酷的阵地战。
听说蛇氏族似乎是在等待牙氏族的增援,然而牙氏族的战斗力完全被西洲市的抵抗组织给牵制住了,根本腾不出手来。
不只是如此,还有传言说,由于掠夺者的恐怖统治造成了大量的死尸,导致西洲市爆发了鼠疫。
这一传言得到了强人所难兄的证实。
他的势力正在飞速的扩张,甚至隐隐有些超出了他的控制……
这些老鼠们繁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方长:“西洲市没有爆发浪潮吗?”
强人所难:“没有,感觉和清泉市比,西洲市只能算个比较大的小县城。可能是因为地处丘陵,这儿的楼房修的都不是很高,建筑密度也不大,反过来植被倒是挺茂盛的。老鼠,蟑螂,鬣狗在这儿是比较常见的异种,然后就是穴居兽、多足兽……还有一些没见过的玩意儿了。”
老白:“感觉就像超一线城市旁边的卫星城。”
强人所难:“可以这么理解!(龇牙)”
午夜杀鸡:“我们远溪镇这边也没有浪潮,倒是有挺多树。(@¯ω¯@)”
西红柿炒蛋:“噗,你们那儿有个鬼的浪潮,连啃食者都没有。”
无聊打老虎:“希望不要影响到我承包的地,我刚种下去一茬青椒。T.T”
少扯犊子:“也别影响到我钓鱼!我对浪潮不感兴趣,我只想钓鱼!”
鸦鸦:“哎,话说这浪潮来的也太是时候了……我和藤藤正在店里购物呢,都啥也没买,就被迫花了40枚筹码买了两只防毒面具……感觉这筹码比银币还不禁花。_:(´□`」∠):_”
边缘划水:“卧槽?!啥面具这么贵?用得着40筹码?!”
藤藤:“诶?难道买贵了吗?(°ー°〃)”
边缘划水:“……”
负债大眼:“边缘老兄想说,他在垃圾场捡了几个塑料瓶,弄了两块纱布和一点活性炭就做了一个,而且好使的不得了。(龇牙)”
峡谷在逃鼹鼠:“淦!!一只面具二十筹码?我特么想回来做买卖了!这要是做几万个防毒面具弄到巨石城去,不得直接赚疯了?!”
狂风:“理性分析一波,搞不好确实能赚一笔。不过一只面具20筹码……这纯粹是被当肥羊宰了吧?(汗)”
鸦鸦:“!!!”
藤藤:“Σ(°△°|||)”
其实稍想一下也知道,二十筹码都相当于普通人一周的收入了。
真这么贵,一般人咋可能买得起?
5~6枚筹码应该是比较合理的市场价,也是普通人能出得起的价钱。
鼹鼠还在感慨着错过了发财的机会。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WC真有蚊子,忽然从论坛上冒了出来。
“哈哈哈哈!”
“拿来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