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愛下-第三千五百章 九生九死陰陽道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一个是当世第一美人,一个是万古留美名的祖级人物。
一动一静,相互映照,美韵天成。
张若尘道:“你的精神力为何提升了这么多,这是八十六阶?”
“是八十六阶巅峰。”无月道。
在张若尘和无月对视之时,小黑手持符箓,一直在忙碌,很惊慌的样子,道:“你们要斗法之前,能不能先帮本皇解了杀屠天杀地符?”
“什么符?”张若尘道。
绝品小神医 小说
小黑急道:“杀屠天杀地符!这是她自创的一种符,专门用来杀本皇。另一道符,附着在本皇的神源上。我手中这道符若是碎了,我的神源也会碎。”
张若尘道:“你怎么不去找冰皇?”
“哎!父亲去离恨天为你护道之后,就再也没有回不死血族,如消失在了世间。”小黑唉声叹气。
张若尘释放出神魂,在小黑的神海中探查了一遍,道:“你被她骗了,根本没有什么杀屠天杀地符!”
森林裡的丹
“不可能!她第一次催动符箓的时候,我的神源就差点碎了!”小黑很笃定的道。
张若尘道:“她是用幻术骗了你,让你产生了幻觉。”
“呵呵!”
无月嫣然一笑:“还是夫君聪明,一眼洞察了所有。”
张若尘能够看出,无月并没有被夺舍,同时也能看出她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
而且,这才过去多久,她精神力增长得太诡异,至少堪比一个元会的苦修。
无月神情迅速变得冷肃,道:“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疑惑,来命运神山找你,完全是迫不得已,是为避祸。”
张若尘道:“避什么祸?”
“九死异天皇要杀我。”
无月眼神深刻而沉重,丝毫不像开玩笑。
张若尘道:“他为何要杀你?”
“因为,我和月神在离恨天,猎杀了他的第六世身的残魂,也就是古之月神。这就是我精神力能够实现大突破的原因!”
无月身上再无半点柔态,就像张若尘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般,阴冷而傲然,睥睨天下一切生灵。
张若尘道:“这就是你和月神去密谋的事?”
无月点头,道:“九,是极数。九死异天皇活到第九世,已到生死尽头,想活出第十世难如登天。”
“不过,我在黄泉大帝的墓中,翻阅到过一卷秘本。那时就意识到,九死异天皇还有一条路可走,合九世之魂,炼九世之身,证九生九死阴阳道。若让他成功,说不定能走出一条始祖路。”
张若尘道:“我可以信你吗?”
“我没必要编这么一个理由!若要对你不利,亦不会选在命运神山。”无月道。
“好像是这样。”
张若尘道:“若真如你所说,九死异天皇必会擒拿你和月神。月神现在在何处?”
“月神目前很安全,我和她有着共同的利益。若是有机会,我们很想将九死异天皇另外七世的残魂也找出来,夺了他的道。”无月道。
张若尘只感觉头疼,这些女人为何一个个胆子都这么大,完全就是百无禁忌。
九死异天皇又不是泥人,当今地狱界,除了天姥,谁敢说稳胜他一头?
而且,这样苟活了九世的人物,最善隐藏,谁知道他真实实力如何?
猎杀了一世残魂就算了,还想猎杀另外七世?
九死异天皇九世布置,必然有大图谋,坏了他的图谋,肯定要引来惊天动地的杀劫。
张若尘拍手,道:“厉害,佩服,好大的气魄!但你惹事之后,能不能自己扛?躲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无月眼神沉定,理所当然的道:“因为你是我夫君。”
小黑又行了,背负双手,卓然身立,道:“我认为,她说得有道理。她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天下诸神做见证。她若落入九死异天皇手中,你到时候该如何自处?”
张若尘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中?”
小黑垂头丧气,道:“我身上所有宝物,都被她拿走了!张若尘,你快让她还回来!强盗何以为妻?”
张若尘恨铁不成钢,摇头直叹:“冰皇一世英名,尽毁于你身上了!”
……
大屠战神殿,是血屠在命运神山的神殿。
殿中,仅有张若尘、小黑、血屠、血后四人,围在一起,吃羊头汤。
张若尘是吃得有些腻了,因此没有动筷子,只是,拿起圣果品尝,换清淡口味。
小黑和血屠如同激战一般,吃得欢快,就没停过嘴,甚至还半生不熟,就已经进肚。
“师尊,你也尝尝,这可是至上柱的羊头,又美味,又提劲,我感觉身体像是要燃烧起来了一样,修为在不断提升。”血屠道。
血后只是含笑摇头,随后,将一柄神剑取出,递给张若尘。
张若尘道:“恒星神剑!”
“罗刹族一战,你的那柄神剑,在天姥手中大展神威,早已轰动天下。但,那只是远古剑界七星神剑的六柄,这可为第七柄!”血后道。
七星神剑,乃是七柄剑。
其中六剑,在本源神殿中残损腐朽,被张若尘得到。
后在剑骨手中,六剑合一。
冥王的恒星神剑,传说,乃剑祖用一颗恒星炼制而成,因此剑有一颗恒星那么沉重。
也有人推测,恒星神剑的前身,很可能就是七星神剑的第七柄。只不过,这柄剑断了,剑祖用恒星熔铸,只是为了修复神剑。
张若尘没有去接,道:“舅舅愿意舍剑?”
“他说,这柄剑,本就有半柄属于你。而现在,它对你价值更大。”血后道。
张若尘道:“我想知道真相!”
“是你外公的意思。”血后道。
张若尘明白了,沉默片刻,道:“外公这么做,必会与舅舅生隙。这剑,我不能要!”
“你外公自然会从别处,补偿他。”血后道。
张若尘道:“我已经有了沉渊,更有地鼎。七剑和六剑,对我来说,毫无区别。”
血后仿佛早就料到这个结果,道:“你还不了解你外公吗?他最好脸面,剑,已经帮你要了过来,你若不收,才真正是件麻烦事!”
“拜见大族宰!”
血屠放下筷子,立即起身行礼。
“拜……拜见……”
小黑嘴里全是羊肉,脸鼓胀得像是一个毛茸茸的球,拼命咽下去后,才说出“大族宰”三个字。
血绝战神目光瞥向血后,眉头凝缩成一个川字。
张若尘从血后手中,取过恒星神剑,笑道:“外公,舅舅的这件礼物,我甚是喜欢。恰好我这也有两件礼物,还请你带回去,转交给他。”
随即,张若尘取出黑暗神剑和一瓶通天神丹。
瓶中通天神丹足有二十枚,如何分配,完全取决于血绝战神自己。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小说
“哈哈!在血天部族就听说了,你丹道造诣堪比绝顶神师,随便一炼就是数十枚神丹,不死血族不少大神都眼馋着呢!”
血绝战神就要接任不死血族族长的位置,正是需要笼络人心的时候。这通天神丹,就算张若尘不主动给,他也会想办法要。
接过丹瓶一看,血绝战神顿时失望,道:“怎么才二十枚?完全不够分啊!”
“适可而止吧!来的路上,你可是告诉我,若尘现在是剑界之主,在其位谋其事,最多只能要十枚通天神丹。现在得到二十枚,还不开心?”血后在血绝战神面前,没有什么压力,无情的揭露了真相。
血绝战神哈哈大笑,继而又道:“若尘,你母后的神丹,可不在我这里。”
张若尘笑道:“外公放心,神丹皆是身外之物,岂会少了母后那份。况且,我手上还有一些材料,应该能再炼制一些。若在命运神山待得足够久,炼制的神丹必然不少,等我再去血绝家族的时候,直接送外公一筐神丹。”
一筐神丹?
神丹这么不值钱吗?
血屠和小黑都眼睛放光,灼热似火,意识到张若尘现在可是顶尖丹道神师。
这种级别的丹道神师,简直可以和一族之主,一殿之尊平起平坐,可以迅速帮一族培养出大批高手。
就连血绝战神的眼神也变得玩味起来,像是真有几分期待,道:“需要什么材料,尽管开口,我派人从不死血族运过来!”
“这些后面再说,先谈正事吧!”
张若尘自然不是什么顶尖丹道神师。
敢称顶尖丹道神师,至少也得是丹道太上之下排名前二十的人物才行,这其中还包括那几位无所不精的天圆无缺者。
那种层次的丹道造诣,张若尘难及万一。
荒野之活着就變強 小說
但无月既然来了,以她的精神力,加丹道神师的身份,再加地鼎,应该勉强比得上顶尖丹道神师。
自称是妻子,惹了能捅破天的大事,可以回“家”躲,但也得为这个“家”做事才行。
血绝战神知晓张若尘的心思,很干脆,将黑暗神剑收下,瞥了血屠和小黑一眼,二人识趣,立即向外面走去。
“这两人,做小事,可以做得十二分漂亮,能超额完成吩咐。但做大事,总是让人难以放心。有些事,还是不让他们知道为好。”
血绝战神坐下,道:“我已经见过凤天!她说,她可以代表命运神殿,支持我做不死血族族长。但她有一个条件!”
“她需要不死血族的支持,甚至是不死战神的支持?”张若尘道。
古屋老師只屬於小杏
血绝战神点头,道:“我虽破了无量境,但要做一族之长,实力和底蕴还是差得有些远。在内,有老族长和不死战神的支持。在外,我必须得到命运神殿的支持,用命运的信仰,稳定下面的人心,这样才能尽量避免被有心人所趁,酿成罗刹族那样的大祸。若尘,千万不可小觑信仰的力量!”
“老族长时日不多了,不死战神不可能完全偏向我,若我没有能力掌控住局势,那么,就做不了族长的位置,得去走他的路,做一族的战神。族长和战神是不一样的!”
张若尘道:“外公是认为,不死血族不能参与进命运神殿内部的势力争斗,更认为凤天的实力还做不了神殿之主,无法完全执掌命运,所以心中犹豫不决?”
“做到了族长的位置上,一步错,错的就是一族的命运。若不是老族长那边的坚持,有更深的考虑,我是真不想把自己束缚起来!”血绝战神道:“你更了解凤天,你如何看她?”
“……”
张若尘这才明白血绝战神为何跟他商量这么大的事,什么叫更了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没有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