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超神寵獸店》-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斬殺野皇(求訂閱月票)熱推

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超神宠兽店
嘭嘭嘭!
虚空中,苏平跟野皇激烈交锋,一次次碰撞,二人的身体被打烂无数次,又无数次重组,都无法将对方轻易击杀。
“该死,这小子在偷学!”
野皇的脸色愈发难看,持久战虽然将苏平的能量磨损掉不少,但苏平的战斗却越发熟练和犀利,将他对规则的理解和糅合,全都偷学去了,攻击越发凌厉强悍。
“这样下去,一个时辰,真的杀不死!”
野皇心中愤怒,他什么时候被一个天神境的垃圾生物给逼到这种程度?
“没有别的花招了么?”
一剑逼退野皇,苏平手臂一震,将镇魔神拳的发力倾注在手臂中,以弑穹剑斩出,威能极其可怕。
这也是他这几天战斗摸索出来的融合技。
跟野皇一战,苏平收获极大,他原本修成四界,虽然知晓自己战力增强了,却不知道极限在何处,但这一战中,他不但超越了自己能力的极限,还学到了很多东西。
“闭嘴!”
野皇脸色阴沉,懒得跟苏平废话,不停攻杀,心中却念头急速转动,思考着解决苏平的办法。
但即便他有神皇境的高度,眼界非凡,但此刻也有点无计可施的感觉。
他的眼界足以秒杀苏平,但手里的牌却不会因眼界而变化,而且苏平也不是傻瓜,至少在星主境层面中,苏平的战斗经验也是顶尖级。
霖皇默默看着,他也没想到野皇居然会陷入苦战和僵持中,这一幕实在太难看了。
錦瑟華年 小說
不过,换做是他下场的话,此刻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毕竟对付一个天神境的小鬼,野皇的表现已经是堪称完美了。
但即便如此,也无法将苏平轻松击杀。
这人族小鬼的四重小世界,强度有些过分夸张。
“野皇,不要继续拖延了。”
霖皇沉默半响,对野皇本尊传音道。
野皇眼神愤怒,心中充满不甘,但他也知道,哪怕是至尊境,都能看出这场战斗继续僵持下去的话,一个时辰也很难分出胜负,双方力量虽强,却都没有决定性的力量,能够将对方一击必杀。
原本如果苏平只是三重小世界的话,野皇一招就足以将他镇压,但四重小世界的显露,使得野皇压倒性的力量被拉平,甚至还有反超的迹象,如果不是野皇的战斗技艺堪称完美,换做别人的话,估计已经败北了。
“今日必将这些该死的人族全都杀了泄愤!”
野皇心中恼怒发狠,他的分身蓦然身影一顿,下一刻,浑身金光照耀,像是化作一轮烈阳。
在他背后的五重小世界,也变得无比璀璨,光芒万丈。
“不好,他打算自爆小世界!”
“该死,野皇是真的不要脸了吗?拼到这种程度,居然想用这种手段跟他同归于尽,来拿下这场战斗的胜利!”
“……这人族居然能将野皇逼到这种程度?”
人族这边诸强勃然变色,惊怒无比,霖族众神也是吃惊,没想到野皇居然被逼迫到如此境地,难道说单靠厮杀,一个时辰内真的无法解决这个人族?
只是一个天神境,居然能跟神皇强者的分身打成这种局面……
不少霖族心情都有些复杂起来。
此时此刻,再也没人小觑这个招人恨的人族小鬼,苏平用自己的天赋和力量,让身为对手的他们,都产生了一丝敬畏。
而这一丝敬畏在心中弥漫开来的时候,霖族众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们堂堂高位神族,居然会对一个附属种族的小鬼出现这样的心念。
“打算鱼死网破?”
苏平也看到了野皇的想法,眼眸一眯,却没有慌张,相同境界的情况下,一方自爆,另一方多半会陪葬。
沒有辦法了呀 夏天了嘛
除非是力量碾压,否则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如果野皇选择自爆的话,他多半是挡不住的。
“还好我早有准备,原本以为,以神皇分身的力量,我要撑一个时辰会很艰难,但没想到高估了一些,最终死在自爆之下,也算没丢人!”苏平心中暗道。
他背后的四重小世界也爆发出璀璨光芒,气势丝毫不输野皇。
看到此景,在场众人都是瞠目结舌。
“这家伙真的疯了吗,打算也自爆?跟野皇的一具分身同归于尽?!”
“虽然这是个人族,但不得不说,这天赋是我生平仅见,可惜,这份狂傲,也是我生平仅见,他注定夭折!”
“能够跟野皇大人的分身同归于尽,也算是他的荣幸,毕竟那可是野皇大人啊,百万年都难以诞生出的至高神皇!”
众人感叹、唏嘘,霖族众神中,有依旧对苏平仇视和愤怒的,但也有为苏平的陨落而感到惋惜的。
这是一种惜才之心,超越了种族的界限,就像看到一颗璀璨的流星,或一朵绝美的花朵,却只绽放刹那就要消极,而感到忧伤。
“小鬼,我认可你了,可惜,你会形神俱灭,连投胎的机会都没,也就没下辈子投个好胎这么一说了。”
狂暴浩瀚的能量中,野皇的表情却变得平静下来,直视着苏平。
这一刻,他眼中没有杀意和狰狞,也没有愤怒,因为结局已定,他此刻反倒有些遗憾,遗憾的是这样的妖孽,居然不是诞生于他们霖族当中,否则用心栽培的话,将来也许有那么一丝丝机会,又诞生一个祖神!
“乾坤未定,谁生谁死,还难说!”苏平回道。
他目光冷冽,剑光前所未有的耀眼,在这一刻,苏平忽然有种深刻的体会,剑意瞬间顿悟,领悟到弑穹剑法更深一层。
“斩天,斩地,斩神,斩仙,最终不过是斩断自己心中的懦弱,心中的畏惧,唯有一往无前,心念如一,将无人能挡,也无所畏惧!”
“虽粉身碎骨,亦不足道矣,亦决不回首!”
苏平喃喃自语,他深吸了口气,掌心的剑焕发出耀眼的光芒,四重小世界刹那间如玻璃蛋壳般破碎,化作一股无法形容的可怕力量,将周遭的天地牵动,卷动出浩瀚的风暴。
而这股风暴全都凝聚在掌心的剑上。
最终一剑!
“来吧!!”
野皇眼中同样露出战意,他竟久违地感受到这种兴奋,在他成为皇者之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尽情的战斗过了。
两道可怕的恐怖风暴在虚空中相撞,似乎要将整个世界摧毁,犹如一千颗太阳爆裂。
核弹的爆炸,在这种威能面前,就像蜡烛般温柔。
这股毁灭的力量席卷了整个虚空,金袍老者手掌一抬,虚空之外出现一道金光,将整个场地笼罩,避免这股毁灭力量波及太大,伤到其他围观的霖族小辈。
这恐怖的力量在至尊境的力量面前,却又如婴儿般温顺弱小,被轻易抵挡。
“结束了……”
炽热的能量让无数人睁不开眼,但霖皇等强者,却神色平静地直视这股毁灭力量的核心,在那里胜负已分。
是野皇赢了。
苏平的身体被完全摧毁,彻底湮灭和破碎。
其身体周围的时空,也如琉璃般碎成渣,根本无法通过别的时空来复活。
反观另一边,一片神木林在能量冲刷中摇曳,如虚幻的泡影,随时会覆灭,但却又淡淡地存在着。
正是野皇的战体,混沌神霖体所催发到极致,引动出的神秘神林异象。
神体异象不灭,也意味着野皇,还未死透!
看到此景,羽冠中年人等人族诸强都是脸色难看,心中有种悲愤的感觉,没想到他们人族好不容易诞生出的顶尖妖孽,居然就这么死了!
“该死!”
羽冠中年人攥紧拳头,先前他甚至有种想要打破约定,强行将苏平带走的冲动,但霖皇似乎察觉到他的想法,气机时刻锁定在他身上,似乎在告诉他,只要他稍有一丝的异动,就会暴击将他镇压下来。
随着力量消散,那片虚幻的神林异象显露在众人眼前,看到此景,霖族众神呆了一下后,顿时爆发出冲天欢呼!
“野皇大人的分身没死!”
“野皇大人赢了,自爆了五重小世界,居然还能活下来,我的天!”
“不可思议,难怪野皇大人会选择自爆小世界,原来他并非是要跟那人族小鬼同归于尽,这只是他的一种攻击手段!”
“我就说,区区人族怎么配让野皇大人靠自爆同归于尽来灭杀,要真是同归于尽,结果都不好判定了。”
霖族众神激动不已,有种心底大松了口气的感觉。
但他们没有意识到,换做之前的话,他们心底觉得野皇斩杀苏平,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根本犯不上激动。
就在这时,那神秘的神林异象中,有一颗神米忽然裂开,紧接着,从那虚幻的神木中,显露出野皇的分身。
这分身脸色煞白,看上去无比虚弱,气息也十分萎靡,但踉踉跄跄从神木中走了出来,身体也渐渐从虚幻,逐渐真实起来。
就像是从幻境走到现世。
“这就是霖族的混沌神霖体,第一神体,居然有这样的保命手段!”
“传闻霖族的始祖,在那神秘神林中生活过,那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居然赋予了他们这样的血脉和力量!”
“不可思议的地方,不可思议的战体!”
羽冠中年人等人震撼无言,本以为野皇即便活下来,也许只是一缕意识残魂,没想到,他竟是从战体的异象中活了过来,这超出了他们对战体的理解。
“准备将这些入侵和冒犯我霖族的人族,全都抓捕,反抗者生死勿论!”
这时,霖皇的声音响起,冷漠而威严的命令,将所有人从震撼中拉回现实,霖族众神都反应过来,顿时看向羽冠中年人等人族,眼神不善。
羽冠中年人脸色微变,道:“刚联系了豢龙神族,他们马上就来,各位支撑一下。”
豢龙神族,也是太古神界的高位神族,同样,也是人族在太古神界所投靠的种族,跟人族关系较好。
野皇冷笑一声,挥手道:“杀!”
天地间肃杀之气顿时席卷。
“慢!”
但就在这时,陡然一道声音响起,暗潮汹涌的世界,似乎陡然被人按了暂停键。
刹那间,全场所有人的目光,猛然朝一处虚空望去。
在那里,一道颀长身影屹立,赫然正是苏平!
这一眼,所有人都怔住了。
霖皇和野皇,包括羽冠中年人等等,全都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他们身为皇者,即便是天地动荡,都不会失色,但此刻却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如见鬼般盯着苏平。
没死?
他居然没死?!
怎么可能!!!
野皇眼睛瞪得像铜铃,呆滞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不禁道:“你怎么没死?”
“当然是你输出还不够强。”苏平简单回应。
这声音,这语态,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众人,眼前的苏平是活的,并非是一道幻影。
野皇有些呆住了,霖皇也是失神,但很快就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抹阴沉。
“一个时辰快到了,我还没死,你应该是输定了。”苏平淡淡道:“而你已经自爆了五重小世界,任何规则都无法复原,但我不同……”
随着他的话,在他背后,一道道小世界如莲花般盛开,一重接一重,璀璨而耀眼,正是四重小世界!
没有丝毫裂痕,浑然如最初的巅峰!
野皇呆住了,所有人的下巴都快跌落到地上,眼中尽是不可思议,还有茫然。
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他们的理解认知了。
自爆的小世界,还能复原?
难道说苏平刚自爆的并非是真正小世界,而是虚影?
但他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刚自爆的分明是真正小世界!
如果是虚影的话,威能也不可能这么强,会被野皇的力量瞬间吞没。
“死!”
四重小世界展露,苏平蓦然挥剑朝野皇杀去,快如瞬移。
璀璨的剑光再度出现,一如先前般炽烈,而此刻的野皇分身却失去了五重小世界,虚弱到极点,几乎没有反应,便被苏平一剑斩灭。
在重重规则和小世界的增幅下,野皇的分身寂灭了,彻底死去。
“没撑过一个时辰的,似乎是你。”苏平掌心剑光消散,化作规则隐没到虚空中,他漠然地看着前方的野皇本尊,道:“先前的约定,你们霖族可还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