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逐道在諸天》-第三十六章、劫起封神分享

逐道在諸天
小說推薦逐道在諸天逐道在诸天
洪荒世界辽阔无比,沿途还不乏毒虫猛兽、大小妖魔,两个孩童想要从亿万里之外赶到华山,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事情果然如李牧所料,没有他这个乱入的家伙捣乱,剧情很快就修正到了原点。
先是一位女娲宫的女仙路过,凑巧看上了杨婵,带了回去养。紧接着一阵怪风刮过,迷迷糊糊的杨戬一头扎进了玉鼎真人的道场。
这回李牧相信缘分了。接二连三的巧合,彻底让他没了脾气。
暗自感叹了一句:“圣人之下皆蝼蚁”后,李牧再次调整了自己的计划。
没有法子,洪荒世界实在是太凶险了。面对圣人的布局,他这一小修士还真经不起折腾。
以最阴暗的想法推测,如果不是洪荒各路大能都准备了后手,这帮掌控欲强的圣人大概率会来一波大清洗,消除各种不可控的隐患。
当然,现在这只能想想而已。洪荒之中隐藏了多少老古董,谁也搞不清楚,圣人也需要担心踢到铁板。
导火索浮现,意识到了封神杀劫即将开启,李牧果断的选择了回山闭关。
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大幕还没有拉开,就已经觉察了多位圣人的布局,李牧实在是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就听到一个不该知道的消息。
天道大势的演化滚滚向前,就在李牧闭关之时,洪荒之中又出现了乱子。
玉鼎收杨戬入门的消息传了出去。喊着要维护天条的是阐教,现在带头违背天条的又是阐教,如此反复的打脸,搁在谁身上也受不了。
勃然大怒的昊天,当即下令天兵天将前往捉拿,双方在玉泉山发生了对峙。
这波阐教弟子倒是齐心,在玉泉山被围后,十二金仙全部凑了过去,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架势。
升级的冲突,搞得双方都下不了台。原本只是杨戬的问题,直接上升到了阐教和天庭之间的矛盾。
玄门内部的两大势力对峙,各方势力都不约而同的选择推波助澜,一时间昊天的压力大增。
天庭之中,昊天忍不住怒骂道:“那帮贼子,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没有法子,在洪荒这种提名字都有可能引发圣人注意的地方,昊天骂人都只能用“那”来代替。
凡事都怕开先例,本来圣人弟子行事就猖狂。一旦这次认了怂,往后他们就更不会将天庭放在眼里。
威慑不住圣人弟子,天庭就甭想号令洪荒。阐教弟子的所为,现在已经从实质上阻碍了昊天的道途。
不过眼下昊天的暴怒,并不光是冲着阐教弟子去的,还有更难惹的娲皇宫。
“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
这句俗语,在洪荒之中同样适用。别看六圣之中女娲的存在感最低,但对这位六圣之中率先证道的存在,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明知道自家妹妹被算计了,昊天也只能忍气吞声,连抱怨的话都不敢明说。
不说出来,不等于怨气就不存在了。没有采取报复行动,那是因为昊天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毕竟,女娲圣人不立大教、不收徒弟,唯一关系亲密的伏羲还是触摸到了混元门槛的顶尖大能。
帝王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转世之身取名张百忍,就是昊天心境的真实写照。
一个时刻提醒自己隐忍的家伙,在没有任何胜算的情况下,自然不会选择同一位圣人正面对上。
“陛下,暂且息怒。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阐教弟子如此胆大妄为,必然要为此付出代价。
原始师兄的阐之道,最注重的就是规矩,讲究的是顺天应命。
眼下阐教十二金仙触犯天条,我们……“
越说越觉得不靠谱,搞得瑶池都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如果原始天尊想要约束门下弟子,根本就不可能闹出现在的动静来。
阐之道讲究顺天应命不假,可什么才是“天命”,那就要看是怎么解读的了。
本质上来说,这就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伪命题。按照洪荒世界的惯例,通常都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更有资格谈论天命。
只要不违背天道运转的大势,理论上来说都是没有问题的。
“不行,此事不能就此罢休!”
昊天坚定的说道。停顿了片刻功夫后,又缓缓补充道:
“圣人弟子嚣张跋扈由来已久,此事看似麻烦,其实也是一个机会。”
说话间,昊天已经将目光投向了紫霄宫方向。不就是叫家长嘛,圣人弟子有人撑腰,他们也不是没人理会的孤儿。
无数年的相处,一个眼神交流,瑶池瞬间明白了昊天的想法。
刚准备开口劝说,可是一想起被搅乱的蟠桃大会,火气上涌的瑶池也跟着点了点头。
人魚花泳隊
统一了立场,两人也不废话,直接迈入混沌之中,朝着紫霄宫方向而去。
玉泉山中,依旧对峙的两方人马,也渐渐摩擦出了火药味。
论起修为来说,自然是十二金仙更胜一筹,可是架不住天兵天将人多势众,又有阵法傍身。
主事的广成子已经开始后悔了,要是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种局面,他绝对不会过来凑这个热闹。
眼下的局面非常明显,本身就是阐教理亏。要是再擅自挑起冲突,阐教弟子嚣张跋扈的名声,那就再也摘不掉了。
尤其是在玄门内部的声誉,更是会跌到低谷,甚至有可能遭到各方势力的孤立。
甭管怎么说,天庭都是玄门的天庭,他们这种拆自家人的台的行为,肯定会令人不耻。
对自家师弟不靠谱的做法,广成子实在是无语。收杨戬入门没有问题,可好歹要等风波过了之后。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事情既然已经做下,那就只能死扛到底。
任何认输、妥协的行为,都会影响阐教在洪荒的威名。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名声再怎么坏,也比让人认为是废物的好。
“诸位师弟,外面的天兵迟迟不见退去,我等不如先行论道吧!”
广成子故作淡定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都得先将一众师弟的情绪给安抚下来。要是由着他们的性子出去打一架,事情一准要遭。
若是打赢了,骄横、跋扈的名头就做实了。要是打输了更惨,自不量力、蠢货、不知天高地厚……一连串的帽子扣下来,他们就别想在洪荒之中立足。
阐教十二金仙的名头确实很大,但并不意味着阐教就非他们不可了。真要是烂泥扶不上墙,原始天尊也是可以换人的。
徒弟这玩意儿,圣人只要愿意开山门收,那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参考一下截教就知道了。在通天圣人放开限制之后,截教的门人弟子数量就如同滚雪球一般迅速膨胀。
“万仙来朝”看似夸张,实际上截教门下又何只是有万仙!所谓的万仙,那都是入了花名册的存在。
其余在通天圣人坐下听道,未被列入门墙,又以截教弟子自居的家伙,才是数量最多的。
只不过这些家伙的资质大都不怎么样,或者说沾染上了过多的因果业力,实在是入不了通天圣人的法眼。
截教可以如此迅速的膨胀,别的圣人自然也能够做到,只不过因为教义的缘故,大家不能玩得这么嗨。
事实上,阐教现在也不光只有他们十二金仙,后入门的云中子、南极,均有不错的表现。
慈航道人跟着附和道:“大师兄所言甚是,吾等皆是有德之士,实在是没必要和外面那群宵小之辈计较。”
理由非常牵强,但大家还是选择信了。刚才叫嚣着要打,那也只是做做样子,以展示他们的同门情义。
真要是让他们将外面的天兵天将都解决掉,谁都要三思而后行。击杀拥有神职加身的天兵天将,那可是要沾染大因果的。
别看阐教一众弟子嚣张跋扈惯了,可是论起对天道的敬畏,他们绝对是排前列的。
没有出手,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若是大打出手沾染更多的因果,或许接下来的神仙杀劫,十二金仙就真的要凉凉。
……
紫霄宫中,昊天和瑶池正努力的向鸿钧老祖阐述圣人弟子的嚣张跋扈,以期获得更多的支持。
“嗯,事情的经过我都知道了。正好杀劫临近,索性就一并解决吧!”
鸿钧老祖轻描淡写的说道。仿佛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值得令他劳神费力。
告状的昊天、瑶池却是暗自叫苦。“杀劫”,光听名字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玩的。
眼下将两件事牵扯在了一起,那么天庭也同杀劫扯上了关系,搞不好他们都要去杀劫之中走一遭。
想起自洪荒开辟之后,所经历的几场劫数,昊天和瑶池就轻松不起来。
本来只是想要鸿钧老祖出面,勒令诸圣约束门人弟子,不要搞事情、砸场子,却没有想到引出了一场杀劫。
可以想象,诸圣收到这个消息之之后,绝对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
怎奈这乃鸿钧老祖的决定,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改变的,唯有听从的份儿。
腹黑郡王妃 蔓妙游蓠
道祖出手,效率就是非同凡响。在开口说话的同时,在自家道场闭关的六圣和各路大能均收到了传讯,一个个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紫霄宫。
包括作为吃瓜群众的李牧,也收到了道祖传讯。如果不是脑海之中多出了紫霄宫在混沌之中的坐标,他都要以为有人在恶作剧。
“道祖召见”,李牧是懵逼的。作为一个小修士,他可是相当的安分守己。
即便是搞了几次小算计,那都是在游戏规则范围之内进行的,并且还全部都玩儿的是阳谋。
些许小动作,又不曾影响大势发展。按理来说,是不应该引起道祖注意的。
难道是因为封神杀劫?
不过封神杀劫,那也是洪荒六圣进行商议,同这个小修士有什么关系?
疑惑归疑惑,道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既然在玄门之中混,那就要知道谁才是玄门的老大。
不待丝毫犹豫,李牧就已然起身赶往了紫霄宫。同一时间出发的,还有镇元子、伏羲、鲲鹏、冥河等一众洪荒大能。
这些人都要一个共同特点——紫霄宫中客。虽然没有正式入门,大家也以鸿钧门徒自居。
李牧算是唯一的例外,不过因为玄门武道之祖业位的缘故,眼下他也算是玄门大佬之一。
转瞬十年。紫霄宫内,已经汇聚了玄门一脉的各路大能。第一次参加洪荒第一大势力玄门的扩大会议,李牧的内心是激动的。
不容易啊,在洪荒世界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终于接触到了高端圈子。
尽管在这里,他这个萌新只有旁听的权力,可是能够进入到这里,那也是一种地位的体现。
最起码六圣门下一个都没来。显然,圣人弟子的名头,在紫霄宫中不好使。
想要在这里混一个旁听的位置,最起码也要有准圣层次的实力,并且还是准圣之中实力偏强的存在。
就在李牧打量着各路大能,犹豫是否需要前去混个熟脸时,大殿之内的高台上突然多出来了一人,赫然是此地的主人公——鸿钧老祖。
看似平凡的出场,却将李牧吓了一跳。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觉察到鸿钧老祖是怎么出现。
即便是一丝空间波动,李牧都没有感受到。对空间法则领悟颇深的李牧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再明显不过来了。
来不及做出反应,六位圣人就齐齐起身上前作揖一礼,恭敬恭敬说道:“拜见师尊!”
执掌天劫 七月雪仙人
一众玄门大佬也紧跟着行礼高呼:“拜见老师!”
作为另类的李牧,自然选择了从众。尽管他没有听过鸿钧的道,双方不存在传道因果,但这不妨碍他跟着大家一起喊“老师”。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在给自己涨辈分了。
作为在三清门下听道的存在,李牧原本只能算玄门第三代。可今天这一嗓子过后,他就变成了和圣人同辈的玄门第二代。
看似没有多大区别,实际上带来的改变,却是大得去了。在玄门这个道统传承有序的团体之中,辈分越高能够拥有的话语权就越重。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鸿钧老祖不反对。只要他这个玄门传始人默认,那么今日之后李牧就是玄门二代弟子。
“尔等无须多礼!”
听了鸿钧老祖的话,李牧的心跳都加速了。大功告成,往后他的辈分就和紫霄宫中客算一波了。
暗自瞟了一眼众大能的表情,结果令李牧失望了,所有人都没有感到奇怪,就好像他本该是同辈一般。
短暂失神之后,李牧瞬间反应了过来。显然,这波又是被人误会了。
以他的修为提升速度,很难不让人怀疑是某位大能在转世重修。现在李牧的表现,只是做实了大家内心之中的猜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他在众人眼中的身份就变成了:某位陨落的紫霄宫客,侥幸转世重修归来,因为轮回之中发生变故,忘却了前世的身份。
“不知师尊召我等前来所为何事?”
为首的太上圣人开口询问道。
除了李牧之外,所有人此刻都紧张的看着鸿钧道祖。要知道自道祖合道之后,这还是第一次主动召集众多玄门大佬。
上一次鸿钧老祖主动现身,那还是在巫妖量劫结束后,召集六圣立下天庭。
“非量劫鸿钧不出”,可不是一句口号,而是真正落到了实处。
“一千八百元会前,阐教弟子在辅佐人皇之时犯下神仙杀劫,劫难衍生至今,因果纠缠,天地间煞气弥漫,已衍生出新的量劫。”
听到这个结果,众大能的脸色齐刷刷的发生巨变,这才过去多久,恐怖的量劫又来了。
即便是地位超然的六圣,此刻也是神色凝重。量劫可不是好玩儿的,即便是圣人被牵扯其中,也少不了被扒下一层皮。
凶兽量劫,打得洪荒反复,近乎是重新开局。龙凤量劫,打的洪荒地脉破碎,西方凋零。巫妖量劫打的天柱断,四极倾覆。这一量劫不知又会是如何恐怖场景?
“师尊,这一量劫是以何为主?”
原始圣人急忙问道。
这波可是阐教弟子犯了杀劫导致的,可以想象接下来有多大的麻烦等着他。要是不提前搞清楚情况,进行布局谋划,搞不好阐教就要在量劫之中除名。
看了众人一眼,鸿钧老祖冷漠的回答道:“这次大劫因圣人弟子和人族而起,也将应在人族以及圣人大教弟子身上。”
听到这个答案,无数玄门大佬悬着的心,瞬间落在了地上。既然自己不是量劫的主角,那么一切就好说了。
除了没有徒弟的女娲娘娘,神采依旧外,另外五位圣人全部都是皱眉紧锁。
弟子乃圣人道统传承之根本,若是在量劫之中门人弟子损失过大,圣人大教也会跟着受影响。
大教气运遭受重创,将直接影响诸圣的日常修炼速度,由不得他们不上心。
停顿了一下后,鸿钧继续补充道:“自妖族退出天界之后,吾立昊天瑶池为天庭之主,统领三界。
怎奈如今天庭众神不齐,三百六十五周天星辰无人掌管,周天部神空虚,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洪荒世界的正常运转。
如今恰逢量劫来临,吾欲分封众神,一者完过杀劫清理因果,二者众神归位运转天地。”
说话间,鸿钧手中已然多出了两物:““此乃封神榜打神鞭,乃封神之神器,由封神之人执掌。
杀劫中,功德、心性、机缘深厚者入仙道,得享一量劫的清静自在;次者可凭封神榜入神道,封得正神之位;再次者化为灰灰了去。
至于如何填榜,尔等可自行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