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ptt-EX-其之二 人與蛇的故事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泛无限多元衍生轴——
多元宇宙真灵正在凝望此地的风景。
倘若以超越者的视角凝视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的话,就能察觉到,这个包裹住无限多元宇宙的超时空中,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空旷。
固然多元宇宙在此地只是一个点,但只要认真凝望无穷远方,就总是能看见诸多无限延伸的‘线条’。
祂们或是直线,或是曲线,或是一个无限旋转的螺旋,亦或是来回曲折,如同闪电一般的纹路。
那些同为超越者的存在,为这个原本空白一片的空无之界增添了不少色彩和趣味,每一种无限延伸的线都是祂们道的呈现,令泛无限多元衍生轴这张纸上有着无数独属于祂们的勾勒。
隐隐约约,还能看见,那纵横交错,构成了整个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的‘伟大轴心’的线条。
“倘若没有泛无限多元衍生轴,哪怕是超越者也不可能这样随意展开自己的道,恐怕还是得蜷缩在多元宇宙内,螺狮壳里做道场吧。”
看见这一幕,苏昼不禁感慨,他自然是知晓,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之前其实是不存在的,它是在‘伟大与错误之战’的中后期,才由诸多伟大存在联手编织而成。
在那之前,即便是超越者,也不能说自己就一定能凭借自己的力量贯穿诸多多元宇宙,因为祂们要与几近于无穷无尽的‘茫然之存在’与‘恶毒之怪异’对抗。
那当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所以有许多超越者也都逐渐趋向于茫然封锁,自我封闭,致力于自己所在的多元宇宙,对一切都漠不关心。
至于现在……
自然是一切都被改变。
超越者们可以自由地交流,无论是战斗还是合作,是共赢还是交锋,那都是祂们的选择,无需应对其他更加可怖的压力,而诸多‘种子’,那些多元宇宙也都可以顺畅而安全地发芽,直至成长为更多,更多。
苏昼就是这样制度下的成就者。
甚至,封印多元宇宙中,出了不止一位成就者。
过去了极其漫长的时光,苏昼与多元宇宙真灵的对决终于结束。
与这位前所未有的强敌进行无数次厮杀后,原初的烛昼寻觅到了对方痛苦的根源。
多元宇宙真灵,并不仅仅是封印多元宇宙的真灵。
祂本质上,也是‘伟大封印’的一部分。
是那个已经破碎,已经绽开裂缝,即将崩解为粉尘的结构的一部分。
一切故事的源头,都源自于伟大封印。
伟大封印是如此宏大巍峨,其上淤积的力量,就孕育了封印多元宇宙。
而伟大封印与封印多元宇宙最初相交的核心节点,就是苏昼的故乡‘封印宇宙’。
在封印的最初,这一切都还很正常,封印多元宇宙以封印宇宙为中介点,得到伟大封印无穷无尽的力量灌输而成长,并且孕育出了诸多不同的多元基盘,缔造出了其他诸多原初世界。
綠帽小神仙
而诸多原初世界,又缔造出各自的世界群,构成了封印多元宇宙最初的格局。
如若非要比喻的话,伟大封印是母体,封印多元宇宙就是孩子,而封印宇宙就是连接两者之间的脐带。
只是,因为伟大存在们的逐渐苏醒,以及封印宇宙中发生的那场合道巅峰们的大战,封印宇宙濒临破碎,而作为‘脐带’的要素也因此而破碎,化作了三枚碎片,分别是‘天神刻度’‘银河之星’与‘终寰镇印’。
孩子独立于伟大封印,这本应当是‘诞生的初幕’,但没有伟大封印制约,诸多原初世界和伟大存在们搅动的一点点波澜,便令封印多元宇宙陷入相当漫长的成绩,除却原初世界群外的所有世界群全部都陷入灵气断绝,而冰凝虚空也因此而松动。
多元宇宙真灵,就是诞生在那个时刻。
诞生在‘伟大封印’和‘封印多元宇宙’都产生缺漏的瞬间。
完美的工具,完美的封印,是不会有自我意志和真灵的。
还在孕育,还在成长的多元宇宙,也是不会有自我意志和真灵的。
但就在那一瞬间,伟大封印破碎了,封印多元宇宙这一有着诸多不同多元基盘,而且异常庞大的多元宇宙也彻底独立成熟。
故而,秉持着‘伟大封印’之印记,降生于封印多元的真灵,就此诞生。
祂同时持有伟大封印的力量,以及正常多元宇宙真灵的力量,也只有这样的存在,才能统御本来就并非是正常多元宇宙的封印多元。
但是,持有如此神力,最初,感受到的就是痛苦。
——封印破碎的痛苦。
——多元宇宙独立后的孤寂。
——诸多不同多元基盘间的冲突摩擦。
——自己即将破碎的恐惧。
祂本能地想要弥补封印,将封印多元宇宙重新对接回伟大封印上,就像是婴儿还在贪恋母体的温暖和乳汁那样,但祂已经成熟,又怎么回归?不谈伟大封印正在缓缓破碎,封印多元宇宙本身也在拒绝重归封印。
祂想要修复自己身上那无数互相冲突的力量,那被称之为灵气的力量正是祂存在的本质,乃是诸多伟大存在的力量融汇而成,但这力量太过不可思议,除非将所有正确全部都理解,又有谁敢于狂妄地自称已经完全掌握了灵气的本质?
祂是生来便自有其力的自有者,但存在之后,却发现自己什么事都办不到,什么事都很痛苦,存在的本身就孤独又寂寥,有无穷无尽的事情要烦恼……这等可怖的现实,最终令这位多元宇宙真灵选了沉眠。
【我不想选择】
祂对一位伟大存在道:【所以我将选择的权利交给后来者,倘若祂们要唤醒我,就等同于唤醒持有‘伟大封印之力’,要将整个多元宇宙都归于‘封印之初’,也就是绝对之虚无的‘真灵’】
【倘若祂们不唤醒我,那么封印多元宇宙就会分裂,化作以诸多多元基盘为核心的单独多元宇宙】
【我也会因此而分裂,消亡,本质印记归于那即将碎裂的伟大封印】
【那样的话,或许反倒是一种幸福吧……】
祂的声音越来越轻。
【我累了】而最后,祂说,并且缓缓睡去:【我不想选择】
【那就睡吧】
那位伟大存在道:【只是,孩子,你可能想的少了一点】
【为什么那些‘后来者’……就只能按照你规定的ABCD去选择呢……】
VRO酒吧
【他们大可以选择另外一个解决……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你想不到的结局】
多元宇宙真灵并没有听见这个回答。
祂已经沉沉睡去。
而当祂再次复苏之时,一切都出乎真灵的预料。
自己并没有消散,化作持有伟大封印之力,没有自我,没有智慧,一切都是空无,却要将一切化作虚无的‘自由之真灵(怪物)’。
自己反而再次拥有了自我,智慧和选择的权利……也再次感受到了那无尽的痛苦。
但奇怪的是,这痛苦却并不像是过去那样强烈。
因为……
抬起头,多元宇宙真灵看向自己对面的那个青年。
——因为有‘后来者’。
——因为有后来的‘原初烛昼’与‘革新’,在重新给予祂智慧与自我,以及选择的权利后,也从祂哪里夺走了一半的痛苦。
而在后来的后来的。
相当漫长的后来。
随着一位又一位的洪流出现,一位又一位的强者协助那位原初烛昼完善封印多元宇宙的大基盘。
随着那位理解了诸多伟大存在之正确,开始调理所有灵气本质的原初烛昼稳固了封印多元宇宙的根基。
随着那位原初烛昼寻觅到了祂(多元宇宙真灵)的源头,那名为伟大封印之物,超越多元宇宙之奇观的缺漏,并且将其缓缓修复,然后解开。
随着,那位自己的敌人,蛮不讲理的带着一群人,将祂所有的痛苦,孤寂和茫然的源头全部都夺走。
然后,重新设立了多元宇宙的新秩序。
成为了【超越者】。
至此时,多元宇宙真灵,除却最初的‘坚持’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与苏昼为敌。
祂已经不再痛苦,封印多元宇宙已经不再濒临破碎,伟大封印虽然还是残缺,但也没有完全崩溃,能够维持到封印多元宇宙归于正常。
祂也不再孤寂,因为无数年来的战斗,已经令许多人了解祂,也令祂了解了许多人。
“所以为什么我们还要战斗呢?”
【超越者·烛昼】如此道:“当然,你可以坚持。真灵啊,这就是你的权利,我不曾经历过你的痛苦,没有代替你原谅的资格,所以你想怎么选,就可以怎么选。”
“只是要记住,选择就要承受代价,一个算式等待着答案,一个问题等待着结果,这一切都会有所反馈。”
“正如同你想要战斗,我就会陪你战斗至永恒的尽头。”
“但是如果,你愿意放弃。”
“那我们为什么不能联手,将更好的明日,赠予这个饱经苦难的多元宇宙,以及无穷众生?”
——那时的超越者·烛昼并非独自一人。
——那时,已经有人可以与他并肩。
也有许多许多强者紧随在他们的身后。
所有存在,都等待着多元宇宙真灵的选择。
——最初,多元宇宙真灵选择等待,等待后来者作出选择。
——而现在,无穷无尽的后来者选择等待,等待多元宇宙真灵作出选择。
无限的力量,无限的时光,无限的存在与希望。
以及【爱】,就在这里汇聚。
最终……达成了【故事的结局】。
而现在,达成了结局的超越者,正在寻求结局之外的故事。
不得不说,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的确非常广大,即便是超越者,想要寻觅某种特定的目标也非常艰难。
当苏昼成就超越者,且还有其他后来者与他并肩后,伟大存在们就消失在封印多元宇宙中了——那些遗留在封印多元中的,只是祂们曾经存在过的‘光辉’,就像是宇宙大爆炸后残存在万物中的太初引力波一样,作为一种无限灵力的起源。
苏昼对此并不奇怪,也并不气馁,他早就知道想要找到雅拉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但是,即便是击败了多元宇宙真灵的他,寻遍整个封印多元宇宙与伟大封印两个方程组值域(-∞,+∞)中每一个点,甚至还回溯了在这过程中所有时空的起源与总结,甚至就连无限平行时空都探寻了一遍,苏昼仍然没有找到半点线索。
接下来,他便开始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上行走。
苏昼拜访了不少其他的多元宇宙,其中不少没有超越者,甚至没有洪流,但也有不少有,苏昼与祂们交流,询问,战斗和切磋论道,甚至还帮助不少本地洪流亦或是本地普通强者解决了一些当地多元宇宙棘手的大危机,留下了烛昼的名号。
但即便如此,但得到的结果大多也都不尽人意。
事情经常是这样——苏昼抵达一个全新的多元宇宙,然后询问本地强者有没有伟大存在的消息,如果有,那有没有有关于混沌的消息。
而一般在这个时候,苏昼会顺手帮助他们解决一些棘手的难题,譬如说为祸于世间的究极黄昏魔物,亦或是本地诸多合道洪流打出狗脑子的乱战,亦或是本地超越者发病了什么之类的问题。
解决完问题后,所有人都非常感谢苏昼,但是问起伟大存在的消息,全部答案都是模棱两可,亦或是‘我不知道!’这样的回答。
一下子又是很长很长的时光。
啊,不用担心封印多元宇宙的家人和朋友,苏昼有的是分身两全其美,哪怕是位于其他多元宇宙的这个苏昼也可以知晓家乡的消息——虽然一开始不行,但随着苏昼经历的多元宇宙越来越多,他的力量越来越强,他也就慢慢地能做到了。
而随着苏昼的实力愈发高涨,在超越者领域探索的程度也越来越深,在苏昼的眼中,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的本质也愈发清晰。
那就是一张纸。
正如同凡间的纸张是由无数纤维组成,泛无限多元衍生轴就是这样一张由无数轴心构成的纸——而构成纸张之纤维的,毫无疑问就是伟大存在们的大道轴心。
超越者的线条,在这纸张中,也算是链接了诸多多元宇宙和轴心的毛细血管,越来越多的超越者出现,就越是令这张纸的厚度,坚韧程度和能力越来越大,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一直都在无限地成长,其速度视其中超越者伟大存在的数量而决定。
而倘若出现了一位全新的伟大存在,那么整个泛无限多元衍生轴就会迎来一次全新的革新。
到那时,所有世界,所有存在,都会因此而受益。
直至最后,苏昼的实力,已经在超越者领域抵达难以想象的程度,他寻觅到了构成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的轴心实体,开始顺着那无限的脉络,朝着构成这轴的本质,也即是诸多伟大存在一部分而去。
混沌轴心,是混沌之道那无限大衔尾之圆几何图形的一部分,也就是雅拉的一部分,顺着它行走,即便是需要无限的时间,终归也是能抵达尽头,得见雅拉的。
任何一个超越者,都有这样的意志和决心,去达成自己的目的,而苏昼更甚于此。
因为和其他超越者不一样,他有独一无二的身份,以及绝对的理由。
代表【混沌】的几何图形,乃是无限轮转的衔尾之圆,即便是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也无法完全将这样的形态拓印。
行走在这轴心上,无时无刻都要经受宛如莫比乌斯环一般的重复轮转,正如同混沌的本质一样,要在无限次一样的重复中,寻觅到不一样的结果。
搜索所有线索,遴选所有传说,苏昼行走一个又一个位于轴心中的多元宇宙,那些与原初世界相当类似,但却又各有不同的多元宇宙。
他见过烛龙,见过应龙,见过黄龙,见过无数世界中的不同恶魔,巨蛇,娜迦与一切长条,祂见过任何一种混沌的信徒,眷族,追随者和眷属。
他见过一个又一个奇异的世界,一个又一个在混沌的世界中挣扎,亦或是奋斗的影子,他见过那些非同凡响的故事和传说,以及极其强大的存在们。
他们抗拒无常的命运,抗拒不可抵御的结局,他们在一次次抉择中作出选择,却奋力要抵达选择之外的结果——如若说命运设定了一个轨迹,那么他们就要奋力冲破这个轨迹,逆着潮流而行。
一切都是众生的选择,伟大存在从来没有施加任何枷锁。
最多最多,只是展现了一种可能。
一种名为超乎寻常,名为正确的可能。
有一次,苏昼见到一条巨蛇盘旋在多元宇宙之上,仿佛是保护自己的蛋一般拒绝苏昼的靠近。
这位超越者的图腾就像是有着双翼的巨蛇环抱世界,展现在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上,就是螺旋的两端衍生出无限的射线。
但在苏昼看出,对方是想要保护自己世界中孕育的超越者种子,并提出了一些相关的建议后,苏昼在这里得到礼遇,并且得到了相当重要的线索。
【古老尊主……伟大存在,无论如何,如若我们的逻辑一致,那么我们就是如此称呼那些以爱编织了此地,令种子得以发芽的至高支配者们的】
那有翼的巨蛇如此道:【你想要寻觅祂们的踪迹?这很困难,因为祂们仅仅是以力量构筑于此地,而真正的意志并不在这片‘后花园’中】
“是这样吗。”
虽然说的很模糊,但苏昼却若有所悟。
对于伟大存在们而言,泛无限多元衍生轴只是栽培后续的后花园,祂们真正的意志,或许偶尔会掠过此地,但理所应当地不会久留。
想要真正地去寻觅祂们,或许得想办法,离开这片被编织的超时空,抵达伟大与怪物之战前,那最为原始的虚无中。
那也并不是很难的事。
只要有目标,就能够抵达,无论那目标有多么离奇和难以理解都是如此。
超越者的无限之力,本就是为了这样不可思议的目的而存在。
不知多长时间后,苏昼抵达了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的核心——或许并不是核心,毕竟一张衬托一切的白纸又有什么核心呢?但是在这里,苏昼的的确确找到了【混沌轴心】的节点,无尽轮转之蛇的衔尾之处。
那时,苏昼相当开心,他以为自己的确找到了目标,终于找到了雅拉。
但是很快,他便失望起来。
因为之前那位有翼之蛇说的对——伟大存在们的力量或许有一部分在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但是祂们最根本的意志却不一定。
构成衍生轴与坐标系的,这混沌的轴心,无限的衔尾之圆,不过是雅拉留在此地的【实相】罢了,混沌更加根本的意识,以及雅拉的本质都并不在此地。
察觉到这点后,苏昼仿佛是为了印证什么,他又寻找了好几个轴心的源点,结果别说是找到雅拉了,他甚至没有找到任何一位熟悉的伟大存在的意识。
无论是双神木还是黄昏,是完美还是寂主,是创造还是宿命,所有的伟大存在意识似乎都不存在于此地。
“看来还得继续寻找下去啊。”
如此感慨一句,苏昼朝老家报了个平安后,又继续向更深处,更外处寻觅。
那又是一段漫长的冒险。
而就在这一段冒险的最后,理顺了苏昼熟悉的每一位伟大存在之正确后,他正式踏步,走向【纸张】,走向‘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之外。
然后,展现在他面前的,就是全新的,不可思议的,难以名状的图景。
那是可以被称之为【象形之域】的超时空。
如若说,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中,一切都是规整,秩序的,就像是一个人的思维和灵感,被各种各样的知识和常识,逻辑和美感给规范,整理整齐,令其美观,顺畅而又充满爱,让人一瞬间就能理解其中所有之物的全部意义那样。
那么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之外的‘象形之域’,便是这样一篇难以理喻,难以理解,无法用轴线之间的坐标来定义,无法用点,线和面来规范,甚至难以界定其范围的,究极的形而上混乱之地。
打个比方吧。
如若说,超越者在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中成长,那么祂们在轴内的方程组便是充满几何美感的支线,曲线,亦或是种种对称,螺旋的无限结构。
但是,在象形之域这里,有无数种图腾与涂鸦,有无限种难以用任何形状来形容的图腾和画面,那感觉既无理,又无稽,就像是小孩子随手糊弄划上的几笔,又像是地球上绝不可能出现的任何一种几何图形。
存在于这里的超越者,大多都难以交流,祂们诞生自那些衍生轴之外的多元宇宙,秉持的是另一套难以领域的逻辑,不过其中也有不少像是苏昼这样的,脱离了衍生轴,想要继续向外开拓,如同伟大存在那样,为开拓衍生轴而努力的超越者。
而在这里,苏昼从几位不太友好的超越者口中,得到了伟大存在们的另外一种名字。
【原型】
【一切都有着原型,至少能被称呼的存在就是如此】
那位当初很不友好,现在很友好的象形之域超越者如此道,祂的谈吐相当客气,证明苏昼这么多年时间的探索和寻觅有所成效:【歌曲有着原型,图画有着原型,数学有着原型,秩序有着原型……任何事物,甚至包括生命与故事,也都有着原型】
【伟大存在……也就是原型们,祂们的称谓,就是祂们选择的原型之意义】
【在非常非常久远的过去,原型们曾经在这片无名之域与诸多‘不可思议’战斗,那是凌驾于我们想象的战争,是真正的天堂之战,原型与怪异的决战……自那之后,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便出现】
【只是,我也就知道这么多了,我没有选择进入泛无限多元衍生轴,而且自那之后,原型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若不是我亲身经历了那个时代,祂们就像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缥缈的传说】
【等等……这一切真的发生过?如若是真的,那为什么我还记得……】
不理会那突然开始自我怀疑的超越者。
苏昼若有所思。
“是这样吗。”他闭上眼,和睦地说道:“那我大概有些明白了。”
是的,一切都有着原型。
就像是一个故事那样。
——倘若说,是混沌之原型缔造出的故事,那么这故事就一定充满了无常的命运,无解的冲突,必须要应对的艰苦磨难,以及一次又一次的选择,承担和坚定。
也只有这样的故事,才能得到可以立足于时光洪流之中,承受所有苦难冲刷的超越者。
——倘若是,是轮回之原型缔造出的故事,那么这个故事就一定充满了人类难以理解的宏大轮转,譬如时代的倾覆,阶级的对立与扭转,潮流的兴起与衰败,还有隐藏在这一切背后的覆灭与新生。
也只有这样的故事,才能得到在无数次晨曦与黯夜的轮转中仍然坚定,打破轮回而出的超越者。
故事的原型……
太多太多了。
像是宿命,歌颂着英雄的旅程,为了反抗宿命而印证宿命,为了超越故事而成为故事,一次一次地推动巨石又一次又一次地滚落,从最究极的无意义中寻觅出最坚定的正确。
像是完美,希冀无暇者的出现,只要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拯救,改正错误,令救赎降临,令遗憾消失,令一切苦难得到解脱,这样才可以让真正毫无缺陷,也无比坚定的存在得证。
那么……
“我的故事,又是谁赋予的原型?”
抬起头,凝视着象形之域的远方,苏昼毫无任何气馁,也毫无任何不满。
領主,不可以!
他微笑着,再一次迈起步伐:“总之,虽然故事已经结束,但我还需要迈步。”
“虽然结尾已经抵达,但那还不是我想要的事物。”
如此说着,他俯下身,将那似乎有些陷入疯狂的超越者扶起,苏昼为祂赐福:“无论如何,希望你能成为更好的存在。那些你无法接受的记忆,仅仅是因为你察觉到了你的错误,但却又无法承认,所以才陷入茫然。”
“不想成为茫然的存在,也不想成为怪异的怪物,超越者啊,无论你想怎么选择,最终又变成了什么……始终记住,我会怀着希望,希冀你能变得更好。”
【希望……祝福……】
因见证伟大与错误之战,而产生自我动摇的超越者抬起头,因为苏昼的祝福,祂清醒了不少,但仍然有些茫然。
此刻,祂想要凝视苏昼的面容,道谢一声,但最后,却只能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词汇:【你是,你是……】
【革新】悄然离去。
而【赐福者】在象形之域中继续寻找着原型们的线索。
他跨过许多被本地多元宇宙强者视作禁区的领域,他经过许多或许是昔日战斗残骸遗留下的废墟集群。
祂甚至途径一片颇为秩序的多元宇宙,此地燃烧着熊熊的纯色火焰,那是燃烧的即为旺盛的初始之火,根据周边的几位本地洪流和超越者所说,这地方是亘古自有的圣地,是无数多元宇宙破灭后汇聚而成的新生多元宇宙,它的光辉映照无尽空无。
【据说,这里诞生过一位原型】
有存在道:【也是自那位原型诞生后,泛无限多元衍生轴才变得更加完善,古老战争才更进一步的推进……】
那些都是颇为虚无的传说,不过苏昼远远眺望时,却看见一个Φ形的无限图腾映照在其中,正是此地秩序的来源。
“看来不是假的诶。”
感慨一声,苏昼在此地呆了一段时间,见证了一会风土人情,和本地的银妖精和钢之蟒混熟后才再次出发。
可惜的是,本地的钢之蟒虽然有那么一丝原型的蕴意,但却没有多少混沌与时光洪流之主的味道。
又是非常非常久远的时光之后。当然,也可能仅仅只是一瞬。
毕竟尽远道的力量就是这么方便。
总而言之。
那时,已经将革新之名传遍所有的赐福者,终于抵达了即便是超越者也绝不可触及,那昔日伟大与怪物战争的禁区中央。
在那森罗万象的中心,赐福者的灵行走过无尽的图形与涂鸦,他能看见诸如Φ,◎,♯,∞这样的规律的神圣图案;也能看到诸多奇形怪状,宛如手印,又宛如牙齿,充满了各种恶意,甚至是恶毒的涂鸦和不规律集合体。
在这禁区中,有着散发着无尽光辉的金字塔,亦有着被其镇压的猩红色亵渎符号。
在这禁区内,有着宛如钢铁剑斧交错一般的武器虚影,亦有被其切碎的蠕动的腐烂肉块。
在这禁区里,有着青色的云雾流动,亦有着被其包裹,难以挣脱的可怖畸形几何碎屑。
视野掠过一切的一切,一切苏昼熟悉的,不熟悉的,伟大的,怪异的图案与几何图形,他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一片被无限的光包裹住的无限的黑暗前方。
以苏昼现在的视角去看,他便发现,那被光包裹住的无限黑暗,其实是一块‘怪物’的碎片。
这黑暗的本质,乃是无穷无尽吸收光的漩涡,而漩涡的内侧,有着无数足以粉碎万有的锯齿。无限的黑暗里,无穷的锯齿正在咀嚼啃噬着些什么,那将其包裹住的无形无限之光,仿佛就像是一种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的雏形,诸位伟大存在的力量交织凝聚。
正是这光辉的秩序将怪物镇压,令其纵然再怎么啃噬,也无法脱出其中——可它仍然能够啃噬,仿佛要将一切都化作乌有,吞入‘渊’中。
【无底深渊】
那正是这怪物,昔日可能拥有的名号的一部分。
“当初的伟大与怪物之战,最后缔造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苏昼不禁感慨:“雅拉祂们当初就是和这种东西作战?”
以他如今的境界来看,他甚至有些怀疑,这怪物的全盛时期,恐怕就连双神木对上都会感觉棘手无比,也难怪这家伙待遇这么好,赫然是被所有伟大存在联手给镇压了。
下一个有这个待遇的,可是黄昏和雅拉祂们本身啊!
抬起头,苏昼道:“怎么办啊?这玩意假如出来的话,是不是又要打一次伟大和怪物之战?据我所知,所有的封印最终就是等着被解开的。”
【哈哈】
而就在此时,一声轻笑响起。
然后回答。
【放心好了】那个熟悉又陌生,仿佛就像是昨天又像永恒之前才响起的声音,如此轻佻地回答道:【和其他怪物不太一样,祂的根基已经被我们摧毁,这些碎片……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只剩下纯粹之念的草履虫,翻不起什么风浪的】
“哈哈。”
终于听见这熟悉的声音,苏昼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他摇着头,笑着道:“好久不见,雅拉。怎么样?我来的应该不算是太慢吧?”
【好久不见,苏昼。你来的很快,但也不是很快,毕竟你是我看重的存在,是我的立约者】
一人一蛇对视,然后哈哈大笑:“不愧是我!”【不愧是我!】
他们熟悉地开口,熟悉地交流,仿佛从未离开过。
“现在。”
已经成就的赐福者,已经得证的革新,苏昼微笑着与仍然趴在自己肩上的赤色小蛇交流:“能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伟大存在,那些‘原型’们会突然地展开一场波及整个泛无限多元衍生轴,甚至更加遥远超时空的战争?那些象形之域中,你们的名号都已如神话传说,不被人重视与铭记。”
而雅拉舒畅地摆了摆尾巴,祂扫视着这片禁区中,被所有图腾镇压的诸多碎片,然后轻声叹息道:【既然你已经抵达这个领域……那么,的确也就应该将这一切的源头都告知于你】
【苏昼,你还记得,我当初与你说过,是先有了‘我’,才有了‘万界众蛇’的概念吗?】
文明之万界领主 飞翔de懒猫
“当然。”当年的苏昼可能不太明白,而现在成为革新老祖的苏昼还能不懂?信息传递,模因共鸣,无限之力的回响,超越者的无限概念波动……这可太熟悉了。
微微点头,雅拉平静道:【我们并非是这些概念的代表,与之相反,是我们选择了这些概念,它们才能成为原型的基础组成】
【我是【蛇与龙】的原型,而黄昏是一切【最终虚无】,也即是【末日】的起始,寂主是【轮回】的源头,那个三流码字匠是【宿命】的必然,而双神木与某只禽类,则和我差不多,乃是【树与生命】和【鸟】的最初崇拜……】
——哗,怎么在伟大封印之外这弔蛇还这么口无遮拦。
苏昼不禁腹诽,感觉这蛇根本就没学会任何经验教训!
不过,这样,才是他熟悉的雅拉。
而就在此时,雅拉一转话锋,祂正色道:【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正确’是否也有‘原型’?】
苏昼:“?”
很显然,他并没有想过。
而雅拉也看出这点,祂微笑着道:【是的,就是这样】
【既然有我们这样的原型,那么宗教、神话中那些不可企及的至高神,终极的本源,是否也有一个【原型】?】
【强字之曰的“道”、无始无终的“梵”、全知全能的“主”、绝对存在的“太一”……这些宗教、神话、幻想、哲学上的至高意义如果真的存在一个【原型】的话】
【那样的原型,是否能代表‘真正的正确’?】
【包涵我们所有的正确,甚至更进一步的正确,能够达成我们的愿望,令我们的爱更加发扬的正确……】
如此说道,雅拉不禁叹息道:【那就是,正确之战的真相】
【我们想要探寻,可以容纳我们这些互相矛盾,互相指责‘不够正确’的存在的,更加正确的领域】
【泛无限多元衍生轴是一个尝试,是一个花园,是一个留给种子们生根发芽的等待之地】
【但那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正如同伟大封印那样,我们终究会有不正确的时候】
【所以,一样渴望着正确】
“我理解了。”
苏昼也不禁叹息道,他完全能理解这种因爱而起的波澜:“无上的道,至高的正确,感知世界的统领,命运的主宰,七天七曜的统领与掌权者们。”
“你们追逐着那样的正确而纷战……原来如此,我已经明白。”
【是的】
似乎是被苏昼的形容勾起,雅拉陷入回忆,祂轻声道:【谁更正确?谁才是绝无错误的正确?当第一次我们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试图抵达那样的领域】
【‘爱’就是关键,我们相信,因为爱是能够勾连所有伟大存在的关键词,当然,有些人可能比较傲娇,不太愿意承认,我不说是谁,但他才是真的爱的极深的那个】
调侃了某位熟悉的存在后,雅拉摇头,继续道:【而怪物……反正我是没打算去理解怪物,它们就是无意义的潮水,是为所欲为的怪胎和怪异,总而言之,或许是因为‘无法理解’这点,也是它们怪异的共通点吧,总而言之,随着我们驱逐怪物离开泛无限多元衍生轴时,以被称呼为【无底深渊】为首的那些怪物们朝着我们发起进攻】
【伟大与怪物的天堂之战,就在此爆发了】
说到这里,雅拉抬起尾巴,指向苏昼之前注意到的那块碎片,那漆黑的,啃噬着一切的锯齿几何集合体。
【一开始】祂道:【是怪物占据上风,毕竟那个时候泛无限多元衍生轴还没完全成型,象形之域无法理喻的怪东西是真的多,随便什么地方就能冒出一大堆鬼东西】
【但归根结底,正确之路,便是有‘后来者’的路。随着正确的影响,一位位后来者的涌现,我们组建扭转劣势,直至【万军之主】【奇迹之王】这家伙的出现,局势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以我们十五个原型为首的伟大存在围杀下,即便是【无底深渊】这怪物中的怪物也最终粉碎成无数碎片】
【而其他的怪物,也被因为根基被否定,只能蜷缩,不再干涉外世】
【战争落幕】
说到这里,雅拉摆了摆尾巴,快速略过:【接下来的事情你肯定就都知道了反正就是我们这些秉持着爱的伟大存在之间也发生了矛盾而我被许多伟大存在联手最终由奇迹轰杀关进了伟大封印——差不多就是这么一回事】
如此说着,赤色的蛇抬起头,与苏昼对视。
祂微笑着凝视着苏昼,缓缓说道:【接下来,就是你所知道的故事】
“是的。”
而苏昼也缓缓点头:“接下来,就是我的故事。”
【苏昼】
雅拉缓缓道:【我需要你】
【不仅仅是帮助我脱离伟大封印,更是帮助我蜕变】
“蜕变?”
苏昼与雅拉对视,他凝视着自己的师长与立约者,有些疑惑地说道:“什么蜕变?”
【蛇都是会蜕变的】
而赤色的蛇灵轻轻笑道:【是的,正如你想的那样】
【‘混沌’将会在‘革新’的帮助下,经历一次蜕变……】
【‘承认了自己错误的混沌’,将在‘革新’的帮助下蜕皮重生……】
【成为全新的‘可能’】
革新与混沌对视着。
苏昼与雅拉对视着。
人与蛇对视着。
【蛇是环】
雅拉轻声道:【你是光】
【而这一切……】
【是你(苏昼)一生的故事】
蛇知晓未来的一切。
蛇知晓过去的一切。
但也同样的,蛇也要更好地领悟这一切。
被奇迹轰碎后,蛇要褪下固有的皮。
雅拉早已知晓,知晓怪物被杀就会死,知晓这故事的一切内容。
——因果循环与以终为始,自由意志与预知未来,活在当下与活在未来,不同的观念带来不同的选择。
这一切的一切,祂早已知晓。
但是,祂知晓的最好的可能,最好的结局,都比不上如今苏昼亲自站在这里,与祂对视的这个结局。
那是超越了无数次重复的循环的,无数次轮回的结果,无数次不可能后,才存在于此的可能。
【我的确错了——混沌不是正确】
如此说道,【混沌】承认自己的错误。
——故而需要蜕变。
——蛇要开始蜕皮。
——从混沌蜕变为可能。
在革新之原型的帮助下……抵达更加正确的结局!
真正的……大结局!
对此。
革新,烛昼,赐福者。
也是苏昼。
他欣然地应允,并且哈哈笑道:“当然!”
倘若说。
【奇迹】是超过100%的故事。
那么【混沌】就是要让100%永不可能达成的故事。
倘若说。
【宿命】就是100%的故事。
那么【先驱】就是寻求超越100%的故事。
倘若说。
【完美】是浮动在100%上下的故事。
那么【轮回】就是让一切不至于归于0的故事。
倘若说。
【超越】就是一种整体增加的趋势,无所谓是从0开始还是从100%开始的故事。
那么【存在】【延续】,便是自0开始,向后诞生绵延出的一切故事。
倘若说。
【创造】是0与100%上加号的故事。
那么【终结】就是0与100%上减号的故事。
倘若说。
【归一】就是100%等于1的故事。
那么【协调】就是100个1%的故事。
倘若说。
【均衡】就是那个0到100%,一切数字之间等于号的故事。
那么【虚无】就是那个永远的0上发生的故事。
而最后的最后……这一个个故事的最后。
倘若说,【革新】也是一个故事。
那么,他就是引领万物,从最开始的那个起点,逐步增加的那个过程。
可以抵达100%,也可以做的更好,超越这100%,也有可能只是在一个个数字间徘徊。
但始终却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数字,朝着更好更大的数字迈步的希望。
毕竟,这就是……
“这就是,我的故事。”
如此应允道,苏昼正色一笑:“这下可算是轮到我来杠你了,可好好等着吧!”
【革新又不抬杠!】
“可你就是杠啊!”
……
【苏昼,你的冒险结束了】蛇说道。
“是啊……但是雅拉,你知道,冒险之后又是什么吗?”人说道。
“那就是更好,更加壮阔的全新冒险!】他们异口同声道。
而接下来的……
就是未来的故事。
是无限的故事。
是通往空中掌权者的故事。
是属于苏昼和雅拉的故事。
于结束之后再次开始,永无终结的故事。
——人与蛇的故事结束了。
——人与蛇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全EX-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