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興漢使命-第2080章 刺皇擇主鑒賞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张世平唤醒潜修的老祖宗,对刺盟展开报复,荣耀墙上无数名字瞬间变暗,唯有刘正的名字如日中天。
张氏全力以赴的投入到绞杀刺盟行动,张春华作为晋王宫的重要成员,干脆绕过司马懿让世子府从旁协助。
司马昭苦笑道:“母亲这是让我与父亲的决断背道而驰?”
张春华冷冷的说道:“对付刺盟的人,何需晋王宫动手。你只需要以世子府的名义下达一道政令,凡天下人主动对付刺盟者,皆可凭借着首级换取入仕的机会,具体职位按功劳大小进行匹配。”
司马昭问道:“世子府的一切皆由父亲大人一言而决,咱们这样做有用吗?”
张春华冷笑道:“权利面前无父子,更何况一朝天子一朝臣,若是你的世子府没有足够的施政力量,即便是接手了晋王宫,也只不过是傀儡而已。那些被你父亲驱使的人,就算是名义上移交给了世子府,实际上并不值得托付重任。换句话说对你爹忠心耿耿的人,未必会对你也忠心耿耿。这次对付刺盟,便是你充实世子府的绝佳机会,错过了便不会再有。”
司马昭苦笑道:“母亲太高看孩儿子,世子府虽说风光无限,却只是空架子,没有财力支撑,招人就会事倍功半。”
张春华冷笑道:“你有大义名份,当然大有可为。世子府没有足够的钱财,给不了厚禄,那就可以编制高官确立名份地位。那些拿到官位的人,名正言顺的发财也就没有毛病了。更何况世子府也不是收容所,什么人都要。若是那些人拿到了名份地位依旧不能发财,无法为世子府增加收益,那就只能被彻底的淘汰。”
司马昭闻言,立即跟贾充和邓艾商议。三人最终决定帮助张氏对付刺盟,先弄一批人充实世子府。即便是不能名正言顺的行使权利,也可以凭借着大义名份将意外得来的横财合法化。世子府只需要制定相应的分配方案,就可以通过税赋赚得盆满钵满。
世子府昭告天下:刺盟行刺官员,搅乱朝纲,现剥夺其成员晋国子民资格,人人得而诛之。凡有功之人,皆可入仕世子府,凭功勋换官位。讨贼期间的所有收益,有上缴世子府三成者,剩下的部分皆可获得合法拥有权。
司马昭的这一道指令,着实让那些郁郁不得志的人疯狂行动起来了。反正只需要给目标扣上刺盟余孽的帽子,再向世子府上交三成保护费,就可以把巧取豪夺的资源合法化。这对很多人来说的确是天赐良机,正统大义名份的诱惑,让那些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入仕的人看到了希望。
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尝试着谎报战功,世子府收了保护费,自然兑现承诺。那些人见状,立即变本加厉的行动起来。那些人在张氏的巧妙引导之下,渐渐的朝着刺盟的外围势力发起冲击。
这样一来,那些投机取巧获得第一桶金的人就无法淡定了。毕竟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他们通过栽赃陷害获取财富,也怕世子府秋后算账,于是就处心积虑的找真正的刺盟麻烦,先把巧取豪夺的财富上一道保险。
针对刺盟的行动,由刚开始的大猫小猫两三只的散碎行动,渐渐的变成了全民总动员。特别是那些趁势而起的人为了洗白,更是挖地三尺也要弄一颗刺盟成员的首级。这可是巧取豪夺之辈的救命稻草,很多人当然愿意花钱买平安。
那些受了池鱼之灾的家族,想要止损又不敢挑衅世子府,就只能找刺盟的麻烦,堤内损失堤外补,从而声援了讨伐行动。
刺盟的损失越来越大,无数底蕴被翻出来之后,毫无例外的变成了全民公敌。俗话说高手在民间,那些刺盟底蕴功成名就,纯粹是踩着目标的尸骨上位。以前藏得很深,复仇者无计可施,如今暴露了身份,可就变成了过街老鼠被复仇者组团围攻。
刺盟动荡,随着复仇者的级别越来越高,渐渐的开始波及其核心力量。
终于,刺盟主宰刺皇的成名旧事被人翻找出来公告天下。秦皇后人无法继续保持沉默,只能派出三位武皇进攻刺盟荣耀墙。
刺皇的真实身份终于彻底的曝光了,天刺荆轲,地刺聂政,人刺聂隐娘。
刺盟实力虽强,可仇家众多,在三教九流之中声名狼藉,可以说是举世皆敌。
荆轲无奈,只得召集众人商议退路。
聂隐娘说道:“刺盟有此灾厄,归咎于根基浅薄。不如咱们分道扬镳,各自发展,同气连枝!”
聂政说道:“秦氏穷追猛打,咱们受到重创,不宜正面硬刚,需得暂避锋芒!”
荆轲苦笑道:“刺盟树大招风,有此灾厄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咱们当吸取教训,解散刺盟。”
荆轲离开秦岭,西行至天山,创立天刺组织,其宗旨便是杀官,不接普通业务,从而打造了替天行道的美名。
或许有淸官枉死,可是为官一任,总有利益受损者矢志复仇,故而天刺出任务,总有人拍手称快。贪官死,叫好的人多;清官殒,复仇者关起门来进行家祭,告慰先人大仇得报。
聂政前往衡山,地刺之名火遍江南,他们出手,只为行侠仗义和心中道义。顺从道义者,一文钱足以;悖逆道义者,千金难买。
地刺出征,只为道义而战,只是他们深知为官者,势必难获所有人认可。凡大众受益之策,必有利益受损之人。因而怨声载道者不乏其人,是以禁止地刺成员接受刺杀官员任务,以免情报不对称酿成大错。
侠刺出动,只惩奸商,或遵循大义除暴安良。
聂隐娘辗转到了天柱峰,拜见了刚刚结束华山论剑回归的刘正。
對夜晚說再見
聂隐娘说道:“天柱峰九关,恰是刺客训练营。赵王若是允准,我想在此创立人刺,为追随我的那些可怜人找到安身立命之所。”
刘正问道:“天下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你创立人刺,赵国有什么好处?”
聂隐娘回答说:“人力有穷,组织的力量却是源源不断。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人刺熟悉且精通刺客业务,稍微变通一下便是最优秀的安保力量,这可比军中力量更专业,更适合贴身保护重要人员。”
刘正权衡了一下,觉得人刺聂隐娘的发展理念符合赵国当前的需要,于是就将天柱峰的使用权进行移交。
聂隐娘宣誓效忠刘正,人刺宣告成立。
在内阁的全力配合下,人刺设立三个堂口,分别为业务堂,训练堂和监察堂。业务堂又细分为矛堂和盾堂。矛堂负责刺杀业务,遵循拿钱办事原则,只要收了钱,就会完成委托任务;盾堂负责安保业务,同样遵循拿钱办事原则,对于破坏任务的人和势力,虽远必诛!
聂隐娘亲自执掌监察堂,专门负责扫清任务障碍。
刘正为了找到突破契机,主动加入盾堂参加护送任务。
聂隐娘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亲自带着监察堂负责外围行动。
队伍过了石林,便进入了前往函谷关的大道。
掌柜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奇怪,这条商路我往来不下十次,如今怎么突然出现了两家茶楼,建筑的新木气息尚未消除便开始营业,店家只怕是初出茅庐的新人,简直莫名其妙!”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刘正刚好走到掌柜身边,听了这番话,顿时就有了警觉。若是有人专门建造茶楼,肯定有所图谋。
人刺安保人员向刘正比划了一个手势,他便知晓了茶楼上有天刺的独特印记。
刘正不敢大意,示意人刺安保小分队秘密靠拢,迅速完成战斗编组进入警戒状态。
人刺的调整刚刚开始,潜藏在茶楼的天刺杀手便倾巢而出,为首的两人居然是六品神级武王。
人刺仅有一位六品神级武王,奋力拦截其中一位,剩下的人直奔刘正背后的任务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