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醫路坦途》-825 老子當年教你人解,今天教你說話分享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医院里红旗飘飘,医院的普通医生和护士,心中充满了一种自豪感,是真的自豪,工资拿的多,现在医院又是名气越来越大,而且年终福多的让茶素的所有行业眼红
櫻花飄落美如你
甚至因为医院的牛逼,导致一些小护士在家里的家庭地位都肉眼可见的提升了不少。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有些人为了这些付出了多少。
欧阳如同讨债公司一样,大冬天的在能冻掉耳朵的鸟市不停的奔波着,能多要一点是一点。弄的鸟市政府各个领导见到茶素的欧阳,如同躲债一样。
为了让张凡不分心,任书记、闫晓玉、居马别克盯着内科,赵京津、罗正国、老高盯着外科,老陈几乎医院所有的零碎事情都归他管,而且大多数时候他还要跟着张凡转悠。
这些事情,这些业务其实都没有具体分配过,可一个单位或者说一个企业在上升的时候,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和谐努力。
至于张凡,现在头正大着呢。说实话,要是可能,张凡真的想第一时间装着信号不好,然后挂机。
可惜,这个世界上最尼玛难的就是要是可能了。
“哎呦,让院长直接给我打电话不就完了吗,还惊动了您,这多不好意思啊!”张凡都觉得自己脸上尴尬的肌肉都有点僵硬了。
老头就像是站在张凡面前一样,“嘿嘿,你小子干了亏心事,不敢见人了吧,嘿嘿,让你院长再教育教育你,嘿嘿!”
张凡尼玛气的哟,尴尬中带着一股子无法发泄的恼羞成怒,而且还要表现的大度表现的谦逊,太欺负人了。
特别是这老头,绝对是诚心的,尼玛当年那个严谨而正直的老教授呢?怪不得上不了院士,这老头活该,太尼玛坏了。
“咳!咳!咳!张凡啊,记得我不,我是当年教你人解的郑先成啊!”
“哎呦,郑院长啊,我怎么能忘了您呢,您看您说的,当年您的人解就算到现在也让我受益匪浅啊,郑院……”张凡第一时间想快速的说话,然后把话题扯到解剖上去。
结果,还是晚了!郑院长,有个外号,叫皱橘子,蔫坏蔫坏,上课划重点,结果考试的时候尼玛一道题都没划出来,弄的学生们哀声一片!
人家当年是解剖室的主任,张凡他们那一届,人解老师意外怀孕了,老郑就不得不带本科生了。
不过十堂课里面,最多也就亲自带一节,剩下的全让他的博士生给代劳了。所以,说实话张凡对老郑不太熟悉。就记得这家伙当年挂了不少学生。
“哈哈,先不着急,我看过你的脊柱分解图,我从里面能看出当年我教给你的解剖思路,可以啊,我很欣慰啊!”
收 租
张凡尼玛嘴都张不开了,这是天然的压制,就尼玛几根骨头,人家说有人家的思路这个真的还没错,而且人解入门也算老郑给张凡启的蒙。
所以,老郑这样说,张凡只能点着头的应承。张凡心里也打算好了,只要你不让我退人,你说什么都行,你今天就说你是天皇,我也绝对不反驳。
“当年我就觉得你小子有点货,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吗!就是当年你小子的成绩不太好,是不是以前觉得本科教育太简单,去偷着学我的手艺去了啊!
你当时怎么不明说呢!”以前的人解系主任现在的临床院长,张凡觉得这个货脸皮越发的厚实了。不光捧,而且明里暗里的还要揭你老底。
让你一下高一下低的,让你心先乱。可张凡这几年遇上的都是什么人。
欧阳,厚黑的都尼玛成土匪了。还有各个政府的老大,什么人没见过,早就已经有个钢铁心了,这点小沟渠,张凡觉得还是能应付的。
“多亏了您当年的严格要求,给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老师永远是老师,老师就是长辈,老师对学生的支持永不遗忘,走到哪里去,您都是我的老师。”
张凡说的一本正经,心里想的是:尼玛当年你觉得我有货,怎么没把我挑出来给你当研究生呢。所以,张凡也就想法的捧着院长,先捧起来,让他不好意思开口。
“哈哈,还是念旧的,还是挺尊师重道的吗,我听别人说茶素的张凡不念旧,茶素的张凡专门杀熟,这都是胡说吗!我教出来的学生我还不知道?”
来了,来了,张凡心里紧了一下,脑子开始发热的想着怎么应对。这尼玛太吃亏了,人家一口一个我教的你,一口一个我是你老师,张凡只剩下勉强抬腿了。
说实话,华国文化的尊师重道,别看着好像有时候是封建迷信,其实这玩意就是一种系带,就和血脉一样。当然了也有不好的一面,这玩意容易弄出学霸学阀出来。
“当年老师不光教会了我人解,还给我讲述了做人的道理,我能走到今天,吸取的都是各位老师的教诲啊,我怎么可能是哪样的人啊,我一定要找说这个话的人理论理论,可以说我,但不能说我的老师!”
电话那一头,老郑尼玛嘴都气歪了,一边听,一边给身边的人说道:“领导岗位就是锻炼人,这小子太难对付了。”
蜜蜂般的他
“行了,叙旧的话我也不说了,有个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郑院长一瞅这样不行,这兔崽子太尼玛油滑了!不过一想也是,尼玛这小子毕业三年都已经比我高一个级别了,能不鸡贼吗!
可又一想,自己奋斗了三十年啊,不如这小子奋斗三年,这尼玛怎么是一种老师不如学生的感觉啊。
“老师您说,您说!”说完,对着空气张凡喊了一句:“没看到我和老师讲话呢,什么手术,先放一放!”
张凡看对方要刺刀见肉了,赶紧先撂一句,不然等会要是实在没办法了,直接就说不行了,手术不等人啊!
对面的郑院长好像没听到一样,缓缓的语气都不带一丝丝的变化:“是这样,后年十月,正好是学校的百年大庆!我和大校长商量了一下,这个临床学院的杰出校友就准备颁发给你了,临床系就一个名额。
我特意给你争取过来的!
所以啊,重视期间,我先来和你商讨一下,别到时候你没时间,弄的我也没了脸面不是!”
艳骨欢,邪帝硬上弓
张凡一听,汗都下来了,这老师变成领导后,真的是太不讲究了,后年的事情,后年你还是不是临床学院的院长,大校长还是不是肃省的大校长都不好说呢,现在就来落实,你落实个锤子哟,这明显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哎呦,我何德何能哟,比我优秀的同学多了去了,比我有成就的校友更是多了去了,我不配啊,您这是捧杀啊,我就是脸皮再厚,也不敢啊,您就放过我吧!”
张凡想的明白,就算你真的落实,真的给我发个纸片片,可我还是舍不得给你放人,一个成熟的科研团队,这玩意不是三瓜两枣的。
“哎,看这话说的,你怎么就不配,你配的很!”
“真不配!”
“我说配就配的!”
“院长,真不行的。”
“行,怎么不行,您张院现在都可以弄博士点了,怎么不行,学校要是不给你发个优秀校友,怎么能体现出自家学生是如何的熟悉自家学校的老底呢!
你要是不来,我都没办法介绍学院了,说不好意思啊,你们的校友张凡院长把咱学院唯一的博士点给挖走了,虽然挖走了,可还是咱校友不是,也算咱学校的博士点了。”
这货不给张凡机会,张凡还以为先让自己得到好处,毕竟吃人嘴短不是,还暗暗想着怎么拒绝呢,结果这个郑院长,一下掀开大褂亮出尖刀了。
弄的张凡都反应不过来了,真的想说一句,郑院长咱们要不先落实一下优秀校友的事情!或者说一句,行,就按您说的办!
哎呦,张凡后悔的想扇自己的耳光,道行还是不行啊!
“这,这……”张凡瞅了瞅身边,挤着眼睛给王红。王红看了看张凡,然后恍然大悟,对着张凡也挤眼睛,以为有外人,张凡不好意思接受,所以给了张凡一副我明白,我了解的表情。
张凡还以为王红理解了自己的意图,心里还是挺满意的。
结果就看见王红悄悄的拿起笔记本出门了,关门的时候还特意打了一个OK的手势,小嘴唇红润润的,一张一合的轻轻说:“我就在门口,不会让别人进来的!”
张凡眼睛都掉下来了,尼玛,哎呦,这个货平时精明的就像是没毛的猴子,关键时刻笨的和穿双排扣皮大衣的二师兄一样。这要是老陈在多好啊!
“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你小子别给我装,别给我借口什么手术,我还不知道你,当年宿舍不让用加热器,你个兔崽子弄着一盆子的鸡蛋去教室煮鸡蛋。一教学楼的鸡屎味。
柯学验尸官 河流之汪
还有,让你把人解课上做完解剖的兔子给埋了,结果你给红烧了,而且还满楼道的叫卖。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学校是懒得和你计较。”
“这不是当年穷吗!”张凡脸烫的哟,都有一种社会性死亡的感觉了。
“是啊,你当年穷,学校百般呵护了你,你毕业的时候,学校还给你发了钱,虽然远一点,可没有学校当年的联系,你今天能成院长吗?”
如果刚开始,郑院长上脸就说这些话,张凡绝对要跳脚骂娘,尼玛老子从二线城市被你们发配到七八线了,你们还有功劳了,可前面铺垫完了后,现在再一说这个话。
什么都尼玛成了功劳了!
张凡忽然觉得自己当年没学到郑院长的这个说话方式,真是学费白交了。
“现在学校也困难啊,你是不知道啊,全国临床学院,我们已经进入倒数的行列了。唯一一个能拿出手的科研组,结果还让你给一锅端了,大校长都快被你气出心梗了。
我给你说,我无所谓,你气死我,你也是我的学生,我也没办法说你,我自己活该。人家可是航天领域的专家,你要是弄出个三长两短,你自己掂量。
你实在缺人,你说话啊,自己教出来的学生,我们会眼睁睁的看着不帮忙?张同学,你太小瞧我们了!”
哎呦,先捧、后杀,再抒情,一套接着一套,张凡真的是见了大天了,这家伙能从一个系主任混到学院院长,真不是白给的啊!
一通话下来,张凡都尼玛感觉自己是祸害学校的千古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