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尋寶全世界 起點-第三千一百四十一章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鑒賞

尋寶全世界
小說推薦尋寶全世界寻宝全世界
第三千一百四十一章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贝蒂在协和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叶天也陪了一个星期,而且乐在其中。
在此期间,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陪老婆孩子,甚至直接化身为老婆迷、儿子奴。
每天晚上等贝蒂和儿子睡着,他都会用眼中的灵气帮她们梳理身体,让贝蒂更快恢复,让儿子变得更加健康。
事情也正如他所愿!
仅仅一个星期时间,贝蒂已迅速恢复过来。
尤其是体型恢复速度、以及妊娠纹消失的速度之快,让每个人都啧啧称奇,也让其余那些刚生完孩子的产妇羡慕不已,甚至为之眼红。
但是,她还得在老妈和奶奶等人的监督下,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坐月子,继续在屋子里熬三个多星期,即便根本没这个必要了!
再说那个可爱的小家伙。
经过叶天连续不断地用灵气梳理身体,他已经变成世界上最健康的孩子,甚至可以说百病不侵。
而且这个小家伙精力充沛,非常好动,每天都可着劲的折腾,让叶天连一个囫囵觉也睡不好。
即便如此,他也乐此不疲,每一天都过得无比快乐和充实。
还有一点,这小家伙虽然还没出院,却已闻名世界,成了世界上年龄最小的公爵,而且还是教皇亲自册封的高级贵族。
约柜重现人间的第二天,教皇就向新闻媒体公布了这个消息。
宣布册封这个小家伙为贝尔蒙特公爵,以奖励叶天发现约柜的伟大功绩。
消息刚一公布,立刻引起了巨大轰动,引爆了所有新闻媒体。
当然,也引来了无数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异议。
要知道,叶天接连发现了圣杯和约柜这两件至圣之物,这样的功绩怎么嘉奖都不为过。
这要是放在几百年前、或者放在中世纪,让他直接成为一位国王,给一个国王头衔也是有可能的。
因为他不是基督徒,而且也不愿意接受这个高级贵族头衔。
这个贵族身份和头衔,自然就落在了他儿子身上。
因为贝蒂的关系,小家伙接受这个身份和头衔,却没有任何问题。
直到这个消息爆出,人们方才知道,叶天的儿子诞生了。
他这次回北京,原来是去迎接儿子的到来。
收到消息后,无数中外媒体记者立刻蜂拥而来,试图进行采访报道。
虽然他们通过一些渠道获悉,贝蒂住在协和医院国际医疗部的产科病房里,他们却根本找不到任何采访的机会。
他们甚至连协和医院的大门都进不了,更别说进产科病房了。
守在协和医院内外的那些警察,第一时间就会把所有媒体记者拦下,然后请他们离开。
即便有些媒体记者乔装改扮,侥幸躲过警察的盘查,也会被叶天手下的安保人员拦下,然后架出协和医院。
对于这样的结果,那些媒体记者只能接受,根本无处抗议。
他们也很清楚,抗议对叶天没有任何用处,只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很快,一个星期就已过去。
到出院回家的日子了。
上午十点刚过,老妈她们就已收拾好东西,家人们也已赶到医院,准备接贝蒂和小家伙回家。
离开之前,叶天特意赶去医生办公室,再次感谢了一下那位给贝蒂接生的妇产科主任医师,以及另外几位医生和护士。
他并没有给几位医生和护士塞红包,却答应想办法帮协和医院弄几台最顶级的、且国内医院很难弄到的医疗设备。
而且他还告诉那些医生和护士,如果他们或他们的子女想去美国进修、或是留学之类的,自己或许帮得上忙。
其它大学或医院不说,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以及纽约大学等等,自己还是说得上话的。
得到他的这些承诺,协和医院院方和那几位医生及护士都激动不已,一个个感谢不迭。
跟医生们打完招呼,他就返回了病房。
进门之后,他看了看欢声笑语的家人们,然后笑着说道:
“所有事情都办完了,咱们可以回家了”
说完,他就向老妈走去,打算接过自己儿子。
结果老妈直接推开了他的手。
“去拎行李箱,抱孩子这事还轮不到你,毛手毛脚的,哪能让人放心”
“我就知道是这种结果,只要您老几位来了,我就根本别想抱自己儿子,只有出苦力的份”
叶天无奈地说道,只能过去拎起行李箱。
“哈哈哈”
家人们全都笑了起来。
随后,大家就离开这间豪华病房,向电梯那边走去。
守在病房外面和走廊两边、以及电梯口和楼梯口的众多安保人员,立刻跟了上来,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情况。
协和医院从院领导和妇产科主任、再到主治大夫和护理贝蒂的护士,全都赶来送行,队伍浩浩荡荡的。
看到这一幕画面,同在这个楼层的其他产妇及家属、以及其他医生和护士,还有工作人员,都暗自咋舌不已。
“这场面也太大、太夸张了吧,不就生个孩子吗?居然搞这么大阵仗,有钱人的想法真让人搞不懂!”
“你也不看看那是谁?那是一般有钱人吗?所有在协和医院生孩子的有钱人当中,叶天这家伙恐怕是最有钱的吧,而且这家伙还是个惹祸的祖宗。
他的儿子就更牛了,刚出生就成了公爵,还是教皇亲自册封的高级贵族,是全世界最小的公爵,刚一出生就成了世界级名人,这点排场算什么?”
在各种羡慕嫉妒的议论声中、在一道道热切目光的注视下,叶天他们一家人分别走进两部电梯,离开了这里。
当他们一行人来到楼下,车队已在内科楼的门口等着。
车队周围则站着很多安保人员和警察,维持现场秩序,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情况。
搀扶着贝蒂走出楼门前,叶天将外面的车辆、以及周围几乎所有地方都飞速透视了一遍。
确定安全,没有任何危险之后,他这才扶着贝蒂走出内科楼大门,登上了停在门口的GMC保姆车。
抱着孩子的老妈和伊芙琳也跟了上来,还有贴身保护贝蒂的丽萨。
家人们则登上其它车辆,车队随即离开内科大楼,缓缓向医院外的东四大街驶去。
没等车队驶出协和医院,几辆警车就从不同方向驶来,承担起了护卫任务。
那些守在医院门口的媒体记者,自然也看到了这支车队,一个个都兴奋不已。
“快看,斯蒂文那个家伙出来了,可惜他们一家人都坐在车里,根本拍不到贝尔蒙特公爵,也拍不到斯蒂文那个家伙。
要是能拍到那个小家伙的照片就好了,绝对是头版头条,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看看这个世界最小的公爵长什么样”
“是叶天和他的家人,这家伙终于出院了,但安保措施也太严密了,滴水不漏,看来咱们今天拍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照片了”
众多中外媒体记者都议论纷纷,并举起相机和摄像机对着车队拍个不停。
负责现场警戒的警察和特工、以及叶天手下的安保人员,则警惕地盯着这些媒体记者。
事实上,这些所谓的无冕之王,此时都跟狗仔队差不多。
车队驶出协和医院后,就沿着东四大街径直向北驶去。
刚驶出没多远,叶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大卫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大卫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上午好,斯蒂文,听说贝蒂今天出院,特意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代我向贝蒂问好,向那位小公爵致敬”
叶天轻声笑了笑,随即回道:
“晚上好,大卫,我们刚刚出院,这会正在回家的路上,贝蒂和小家伙就在我的身边”
“看来我这个电话打的正是时候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很多人也很关心这个问题,今天还有媒体记者问起我。
就是你和贝蒂的孩子的国籍问题,关于这个小家伙的国籍,你是怎么想的?需要我做点什么吗?非常乐意效劳!”
“小家伙的国籍其实没什么疑问,他既然是在中国出生,血管里流淌着中国人血液,那当然是中国人,落中国籍。
中国国籍是世界上最难获得的国籍之一,我之所以让贝蒂在北京生育、让孩子降生在北京,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叶天微笑着解释道。
说到这里,他就打住了话头,还有些话没说,免得刺激大卫那个家伙。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才是世界上最强大、最富裕的国家。
身为父亲,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里。
更重要的是,这个将来指日可待!
听到他这番话,旁边的贝蒂她们都轻笑起来,老妈更是赞赏地点头不已。
就连伊芙琳,也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他们已经在中国待了不少时间,对这个国家的安定和繁荣,认识的相当深刻。
尤其是这里的安全,让他们都心生向往。
而中国整个国家蓬勃向上的趋势,更是让他们啧啧赞叹不已。
身为外祖父母,他们哪里会反对自己的孙子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
当然,反对也没什么用处。
跟大卫闲聊几句后,叶天就挂断了电话。
没一会功夫,车队就已驶抵礼士胡同路口。
不出所料,这里果然聚集着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媒体记者,架着长枪短炮,正严阵以待。
除了大量媒体记者,现场还有不少围观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以及路人。
此外,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也都好奇地看着热闹。
胡同口内外有众多警察和特工、以及叶天手下的安保人员,在维持现场秩序。
现场人虽然很多,秩序却不乱。
看到行驶而来的车队,那些媒体记者立刻举起手里的相机和摄像机,纷纷开始拍照,抓拍车队的镜头。
可惜的是,车队并没有在胡同口停留,径直驶入了礼士胡同。
进入胡同口时,叶天飞速透视了一下外面的情况。
无论是那些媒体记者、看热闹的人们、警察和安保人员、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以及附近的建筑,他一个都没放过。
嫡女諸侯
好在并没发现什么潜在的威胁,非常安全。
相比胡同口的热闹非凡,胡同里面就安静了许多。
那些闻风而来的媒体记者和看热闹的人们,都没能进入胡同里面。
胡同里只有一些老街坊邻居,站在自家的门口或路边,看着这支车队。
“小天那家伙带着老婆孩子回来了,那个小家伙生下来据说有十斤左右,而且刚生下来就成公爵了,真让人羡慕!”
“也不看看小天前段时间有多拼命,合着是为了给儿子拼一个公爵的爵位出来,你要是这么拼命,咱家说不定也成贵族了!”
街坊邻居们一边看着热闹,一边议论着,言语里充满羡慕,多少也有点嫉妒。
当叶天和贝蒂乘坐的保姆车驶过时,他们都会挥手致意,打个招呼,每个人都满脸笑意。
守在胡同里的那些安保人员,则在跟着车队行进,护送车队前行。
转眼间,车队已来到胡同中段,在叶家的大宅门前停了下来。
留在家里的家人,早就在这里等候着,每个人都满怀期待。
尤其是晨曦和东子、以及舅舅家的几个小屁孩,一个个更是欢呼雀跃。
至于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却没有出来,都待在家里等着叶天他们带孩子进去。
待车队停稳,叶天立刻带着贝蒂从车里下来,向自家的大宅门走去。
抱着孩子的老妈、以及伊芙琳和丽萨,也相继从车里下来,一起走进了这座大宅门。
刚一下车,等在门口的家人们就围了上来。
“欢迎回家,哥哥嫂子,快让我看看小侄子,现在我能抱这个小家伙了吧?”
“小家伙真可爱,粉嘟嘟的,他的眼睛真亮,而且这么大,就像两颗星星一样”
包括东子和晨曦在内的几个孩子,问候过叶天和贝蒂后,就立刻围到老妈身边,去看那个小家伙了。
他们还争先恐后的,想抱抱那个小家伙。
但是,老妈哪里放心把宝贝孙子交给这些毛手毛脚的家伙,只让这些家伙看看小宝贝,根本不敢让他们抱。
在家人们的簇拥下,叶天带着贝蒂和自己儿子,走进了自家的大宅门。
迈过门槛的那一瞬间,他多少也有几分感慨。
一个星期之前,自己从这里出去时,这个小家还只有自己和贝蒂两个人;一个星期过去,等再回来时,却变成了温馨的三口之家。
自己的身份也发生了变化,已为人父,变成一位父亲了。
家里也有所变化。
整个大宅门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比过年还热闹。
没一会功夫,叶天就带着贝蒂、老妈抱着小家伙,一起走进了爷爷奶奶住的四合院。
此时,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正站在北房门口的台阶上,一边闲聊,一边向这边张望着。
二叔和舅舅他们都陪在一旁,大家都满脸喜色。
看到叶天他们进入院子,几位老人立刻笑了起来。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们回来了”
叶天高声打了个招呼,随即带着贝蒂向北房走去。
来到近前,奶奶和姥姥上下打量了一下贝蒂,不约而同地点头说道:
“好,看上去恢复的不错,赶紧进屋,还在月子里呢,不能见风”
说着,二位老人就催促叶天,带着贝蒂走进了客厅。
爷爷和姥爷则看着老妈怀里的小家伙,笑得见眉不见眼。
其他家人也都跟了进来,客厅里顿时变得异常热闹,甚至有点拥挤了。
东子那些小辈,则只能待在院子里。
坐定之后,大家立刻开始询问贝蒂的身体情况、询问孩子的情况,并围在小家伙身边,看着这个小宝贝。
小家伙一点都不怕人,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每一个人,并手舞足蹈、咿咿呀呀的。
他这番表现,逗得大家都笑声不断。
坐着聊了一会之后,爷爷突然脸色一正,看着叶天说道:
“小天,贝蒂,这些日子我考虑了一下,也想了好几个名字,最后决定给我这重孙子取名‘青云’,以后这小家伙就叫叶青云了。
这名字出自《诗经》的《九歌.东君》,取自‘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这是一首祭祀日神之诗,充满对光明的向往。
也取自曹雪芹在《红楼梦》里的一首词,《临江仙.柳絮》中的两句经典,‘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有着青云直上的美好寓意。
我希望这小家伙人如其名,以后的生活充满光明,也活得光明磊落,一生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希望这个名字给他带来好运”
叶天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喃喃自语道:
“青云,叶青云,我儿子以后就叫叶青云了”
坐在一旁的老爸和其余几位家长,细细品味了一下这个名字,然后都点头不已。
“叶青云,这个名字朗朗上口,书写简单,而且寓意深刻,再合适不过了,真是非常棒!”
呢喃了两句,叶天方才清醒过来。
随后,他就看着爷爷点头说道:
“这个名字非常棒,叶青云,以后小家伙就叫这名字了”
爷爷轻轻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
接下来,叶天就向贝蒂和马修他们解释了一下这个名字的含义及由来。
听到这个名字出自古老而优美的诗歌,而且寓意光明,他们也都非常满意,频频点头不已。
至于小家伙的英文名,马修还没想好呢。
准确一点来说,他犯了选择困难症。
老外的常用名就那么多,大家取名都翻来覆去的从里面挑,重名的概率非常高,他一时不知道该挑那个好了。
接着又聊了一会,叶天就带着贝蒂回自家四合院了。
随后的三个多星期,贝蒂就得在家里坐月子,足不出户,叶天也得在家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