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道然居士-第六百零九章:他就像一縷清風閲讀

從斗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斗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怎么会?
朱竹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实力在曾易面前,竟然如此的弱小!
想当初,在史莱克学院的时候,自己还能跟他对上两招。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差距变得越来越大了呢?
当然,朱竹清不知道,那时的曾易也是一直在放水。
要不然,真是生死之间的搏杀,别说朱竹清了,就是实力最强的唐三,曾易也能够一剑了解其性命。
再说了,曾易早已经拥有着匹敌九十九级绝世斗罗的战力。
就连海龙斗罗这样的超级斗罗,在绝世斗罗手中,也不过是被翻手之间就能够镇压。
更别说她们,连一位真正踏入封号斗罗境界的人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自己的对手?
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蝼蚁终究是蝼蚁,弱小的力量,即使在多上几份,也无济于事。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质量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依靠数量就能够追赶,磨平这之间的差距。
哒~
一声清脆的响指声在空间中回荡。
顷刻间,众人感觉到那镇压在自己身上的那股力量悄然散去,顿时感觉浑身一轻,都开始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三哥!你怎么样了!”
恢复了行动后的小舞,立刻向着自己的爱人唐三奔去。
被小舞搀扶着的唐三摇了摇头,语气虚弱的说道:“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领域被打破,受了反噬。”
“你都吐血了,还没有事呢!”
小舞看着唐三面色苍白,嘴角溢着鲜血,一副极度虚弱的模样,无比的心疼。
“小三,吃个恢复大香肠!”
奥斯卡立刻用魂力制作出了恢复大香肠提给唐三。
吃了下奥斯卡的魂技恢复大香肠后,一股暖流在身体中流淌,唐三感觉很是舒畅,没过一会儿,苍白的脸色就恢复了一丝血色。
“易哥,你就不能下手轻点吗!”
小舞见曾易出现在身边,就气鼓鼓的瞪着他哼道。
见小舞这生气的模样,曾易很是无语。
自己不就是只动了一下手指头,这难道还不轻吗?
我都放了整片海域的水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小舞,这不怪易哥,是我自己的问题。”
唐三把正在指责曾易的小舞拉了回来。
通过这一次与曾易的交手后,唐三终于清楚了,自己与他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可以说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似乎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级别。
自己的最大的仗义,两个领域技能,在曾易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领域本身就是把周围空间化作自身的世界,在领域之中,压制对手,主宰敌人。
但是面对更加强大的人,领域的作用就变得微乎其微了。
就像是面对曾易,因为他的领域更加的强大,几乎这片天地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面具屋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释放领域技能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
“怎么样?现在你们应该清楚自己的实力,与我,与大长老之间,差距是多少了吧。”曾易看着一脸挫败之意的众人,问道。
“易哥,你说,我们若是对上大长老,是不是和刚才你一样,会被轻松秒杀?”
“你说呢?”
对于马红俊的这个问题,曾易给了他一个眼神,自己体会去。
“不是吧!那么我们的第六考岂不是必死无疑了?”
奥斯卡绝望的抱头哀嚎。
就算曾易跟大长老有着同等的实力。
可是他们八人面对曾易,才刚刚准备好,就已经结束了。
时间也不过几秒钟。
之前易哥说对付我们只需要一分钟,心中还有些不服气。
现在看来,说一分钟,那已经是相当的给面子了啊!
可是下一次考核的内容,可是在大长老的手下坚持一炷香的时间啊!
这怎么能够做得到啊?
而且给自己准备的时间也就一年。
这么短的时间内,究竟要如何才能通过考核,奥斯卡怎么想,最后也只有绝望。
要知道,现在的他们,都已经是魂圣,魂斗罗境界的实力。
这个境界的魂师,就算他们再怎么天才,修炼资质如何之高,一年的时间,能够提升一级的魂力,那已经是奇迹了。
可是就算能够在一年的时间内提升一级的魂力,可是这又能够改变得了什么呢?
除非他们都突破到九十级,封号斗罗境界,说不定能够通过这一次考核。
不仅只是奥斯卡这样想,其他人也是一样,有些垂头丧气。
原以为能够打败封号斗罗的自己,已经够强大了。
可是在真正的强者面前,依旧宛若孩童一般无力。
“嘛,放宽心一些,毕竟你们修行的时间还比较短。更何况,只有见识过更高的山峰,才有去攀登的乐趣不是么?”
见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曾易便给他们打气道。
马红俊叹道,“可是,易哥你也不必我们大几岁啊,还不是修行到了与大长老那样高深,恐怖的境界。我们被因为修炼天赋被称之为怪物,可是在哪面前,简直就是超级废材了。”
“我?那可不一样,毕竟人与人的体质是不同的。更何况,你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曾易轻笑道。
“你们对我的了解,又有多少呢?”
曾易这个问题,众人都不由一愣。
他们仔细一想,虽然自己跟曾易很属性,可是真正探究起来,却发现自己对他其实并不怎么了解。
他们只知道,曾易是七宝琉璃宗剑斗罗的弟子,言雀的师父,也算是史莱克学院的学生吧。
可是曾易在史莱克学院待的时间总的加起来,也不超过一年!
对于是史莱克七怪来说,曾易对于他们,就像是一个亦师亦友的存在。
可是自己却从未真正了解过他,也从未知道他想要做些什么,目标是什么?
他也从未对自己说过他这些年的经历。
他就像是一阵风,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恍然回首,却发现,他就不知什么时候离去。
众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的愈发的困惑。
她们从未感觉到,今天,眼前的这个人,曾易如此的神秘,陌生。
就像是一缕来无影,去无踪的清风。
悄然出现,也悄然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