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小閣老 起點-第六十七章 趙老闆的降頭術閲讀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在江南集团治下地方的见闻,让王锡爵明白了原来总是向往三代之治,想要开历史倒车是不对的。只有没本事让百姓摆脱穷困,只能靠压榨民脂民膏维系的政权,才需要那些驭民五术!
然而贫民、疲民、弱民、愚民、辱民的同时,也在削弱国家本身啊!所以国家也就既无开疆拓土的能力,亦无改善民生的动力,只能一天天等待腐烂。
知识分子都知道那样是不对的!从王阳明时期,富有责任心的读书人就意识到大明病了,他们苦寻病根,探求救国之路。期冀让大明跳出治乱循环的覆辙。
但居正改革的失败,彻底证明了传统的外儒内法救不了大明。因为张江陵已经是五百年最强了,大明不可能再出一个比张居正更强的宰相了。
王锡爵虽然自负宰辅之才,却也很清楚自己远不如张相公多矣。所以他相信自己为相最多也就做个裱糊匠,不可能为大明找到答案的。
灰心丧气之时,他发现了江南集团开创的新世界。难道这才大明这道超纲题的正确答案吗?
科学细胞严重匮乏的王大厨,在大雪纷飞中仰天长啸——球呀!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
但他靠最朴素的良知也知道,社会就是应该向前发展,让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百姓自然会拥戴你。
这才是政治家该有的追求!跟驭民五术一比,高下立判!
但江南这套玩法能不能移植到朝廷呢?王锡爵觉得是不能的,因为张居正的遭遇已经证明,文官集团拒绝任何让他们不舒服的改变。
除非把全部文官罢免,而代之以不同的组织和原则……
那不就是江南集团的干部体系么?
王锡爵彻底明白赵昊要干什么了。为了百姓,也因为家族,他不想螳臂当车;但身为天子门生,朝廷命官,却又无法说服自己,跟着他们去革皇帝的命。
所以大厨选择自爆,来给皇帝提个醒。
戀獄島-極地戀愛-
~~
京师。
王锡爵那道《因事抗言辞恩命疏》一上,登时满城轰动,全城上点档次的酒楼都订不到包厢了……
官员们额手相庆,都知道大局已定了。
那帮言官为什么能力战宰辅?靠的是太祖赋予他们的特权,靠的是今上的力挺。
但不管是太祖的特权,还是今上的力挺,都有一个前提,他们得在道德上站得住脚。用道德来杀伤别人,自己必须先占据道德高地。所以自来对言官的要求,才干政绩都不重要,关键是品行道德。
然而李植他们几个的老师,都因为教出他们来,羞愧的闭门不出了。等于把他们狠狠踢下了道德的高地。那还当个屁言官啊?
这波人头送的,属实让人瞠目结舌啊。
李植三人组也在喝酒,本来他们是约了好多科道一起来他家商量的,但自打听说张公公差点让皇上开了瓢,言官们都不跟他们凑了。
“一群墙头草、蠢货、废柴!”李植的骂声穿透堂屋,在天井中回荡道:“我们不过遇到一点小小的挫折,就避之不及了?真是竖子不足与谋!”
“唉,这可不是小挫折……”丁此吕一杯接一杯喝着闷酒道:“被老师这么不留情面的挤兑,我们得上本请辞了。”
“上本不要紧,皇上会慰留吗?”羊可立也忧心忡忡道。
“应该会吧。我们可都是听皇上的。包括举荐大臣也是……”李植摸着山羊胡子道:“要是不保我们,往后谁还为皇上卖命?”
“别那么自信,皇上可是连自己的师父都要搞的,还会把我们这些没用了废物放在心上?”丁此吕已经彻底消沉了。
“那就证明我们对皇上还有用!”李植忽然猛一拍案,吓得丁此吕一机灵。
“打起精神来,天无绝人之路,还没到躺平的时候!”
“你有什么办法,出绝招吗?”丁此吕醉眼朦胧道。
“用不着……”李植摇摇头,缓缓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前日大峪山报闻,皇上寿宫挖出了石头,恐宝座置于石上,被迫停工了!”
“哦,是吗?”小丁丁和小羊羊登时神情一振。
寿宫就是皇帝在世之日,给自己预筑的陵寝。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是循祖宗成例罢了。
皇陵是国家的代表,江山的象征,所以皇陵的选址与营建是与国家的安危、兴衰联系在一起的,自然由最高级别的官员负总责。
我 什么 都 懂
现在地宫挖掘到了岩石层,说明当初选址就有问题。从风水的角度说,是大大的不吉利的。负责选址的官员,自然是要谢罪的。
那么应该负总责的是谁呢?当时的营建正副使分别是定国公徐文璧和太师张居正。徐文璧这种勋贵都是挂名的,一切的决定肯定是张居正做的!
“这一定是荆人的毒谋深算!死了也要破坏我大明的国运!”羊可立激动的咩咩直叫。
“他选择这块破地给皇上找麻烦,绝对是用心不良,良心大大滴坏了!”丁此吕也感觉自己又行了。
“更妙的是,接任张居正的赵守正,居然试图隐瞒此事!”李植得意笑道:“向营建寿宫的军民下了封口令不说,还不许官员讨论上奏此事。”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小羊羊和小丁丁一起问道。
“我么,自然有我的消息来源。”李植故作高深道:“总之这事儿是真的,前日我亲自跑了一趟大峪山,那里确实已经停工了!还用御史的身份吓唬几个民夫,拿到了他们挖出山石的证词!”
说着他将几份按了手印的口供递到两人面前。
“高,实在是高!真他么严谨!”羊可立和丁此吕拿起来一看,不禁大拇哥直竖道:
“这下一箭双雕,极限反杀!”
電氣貓沒有夢
“就说了天无绝人之路吧?”李植得意的又拿出他写好的弹章,给两人过目道:“二位瞧瞧,没问题就联署吧。”
“没问题!又是一篇雄文!”两人快速看完,就着仆人奉上的笔墨,在李植名字的旁边,署上自己的名字。
~~
第二天,三人递上辞呈。说自己不适合再担任言官的同时,又将联名弹章递上去,弹劾张居正用心险恶,在皇上寿宫选址上作梗。事发后赵守正为了替他遮掩,还下了封口令,实在是欺君罔上!
然后满心期待着局势的翻转。
弹章一递上去,在家和作家下棋的赵守正,很快得到了消息。
赵首辅听完之后,摸着胡子半晌合不拢嘴。
“我儿现在是修仙了吗?”好一阵子,他才喃喃道:“非但会那千里传音之术,还能摄人心魄了吗?”
“把他能的。”吴承恩哼一声,心说千里传音有什么好的?画家去了江南还天天隔空催更……
“哦对,他现在去了暹罗,是不是请当地巫师给那三人下了降头?”赵守正又猜测道。
‘噗……’吴承恩一口茶水没喷他身上,苦笑连连道:“怎么可能?”
“那他们三个怎么会昏招迭出,一个劲儿的自寻死路呢?”赵守正不解道。
“不过是三个急于出头的小角色而已。令郎都不用亲自出手,吹口气就能将他们玩弄于股掌间。”吴承恩桀桀一笑道:“我这一版的如来佛,就以令郎为原型修改的。”
“好家伙,原本他不是猴子吗?这就变反派了。”赵守正不禁吃惊道。
“谁让他升级太快?从大闹天空的主角,变成幕后黑手了。”吴承恩干咳一声道:“而且佛祖不是反派。”
“呵呵……”赵守正了解的一笑道:“是是,你也没影射世宗皇帝。”
“唉,随便吧。反正书写出来,就任由人分说了。”吴承恩叹了口气,不过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因为作家在电报里说,江南那边已经开始刻板,准备先出《西游记》第一册了,而且首印就是破天荒的十万册!
他还以为自己的书只能永远作为地下读物传看呢……
只是催更也更理直气壮了,日。
~~
仅仅次日,万历皇帝便亲自批复了李植三人的弹章,体现出了难得的高效率。
但看到张诚亲自送过来的弹章,三人却都傻了眼。
只见皇帝批红曰:‘阁臣辅佐政务,岂责以堪舆?!”
人家是宰相,不是风水先生!这种事能怪到他们头上吗?!
“这,这……”李植三人目瞪口呆,结巴问道:“肿么回事啊?皇上怎么替荆人说话了?”
“唉,说你们三个什么好?”张诚一脸看白痴的表情道:“都说进士是文曲星下凡,你们三个是不是脑袋先着地的啊!”
醫律
“啊?”三人一愣,才明白,这是骂他们脑袋坏掉了。
“还有三位的辞呈。皇上说了,你们不干言官了也好,便升你们的官,太仆少卿、光禄少卿、鸿胪少卿,你们三人看着分。但有一条,记住,千万别再自作聪明,出什么幺蛾子了!”张诚说完,就要转身而去。
“请公公明言,我们错在哪儿?”丁此吕却一把拉住他,双目血红道。
且不说这是在明升暗降,把他们调离言官位置,更可怕的是圣眷消失。
他们已经在官场上社会性死亡了,没了言官的身份,没了皇上的庇护,等待他们的将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唉,你们只知道张居正是首任营建使,却不知道那块万年吉壤,是皇上拍板定下来的。”张诚叹了口气,给这三个可怜虫解惑道:
“现在明白了吧?自作聪明的蠢货?!”
ps.今晚没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