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180 鎌倉的狂犬讀書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黑崎长秀是,‘镰仓的狂犬’吗?”炭井满脸幸福地咬着豆大福,闻言也愣了下。“你怎么和他扯上关系了?”
“这个嘛,也算是职务上的偶然接触啦。”话说镰仓的狂犬是什么鬼?
和马咋舌,看着炭井己颇感兴趣地望过来,于是便把跟黑崎长秀相遇以及携手追捕绑架犯的过程稍稍描述了下。和马特别赞许了黑崎长秀的身手,不过炭井看来倒并不吃惊。
“没什么好吃惊的。毕竟他可是鬼庭信玄亲自调教的衣钵传人,要不是途中出那档事的话,在那边估计也是跟警部补你差不多的精英。”炭井摆摆手,若有所思地看过来,“然后呢?警部补你看上他的身手,想把他招到麾下来?”
和马点点头,认真看向监察官:“啊啊,毕竟理论上我也正在为机动队搜寻得力人材呢。”
“镰仓的狂犬”也好,“那档事”也好,炭井的话里有不少蕴含大量信息的关键词,而这些关键词大概便是黑崎长秀那冷淡态度,以及周围人对他唯恐避之不及的原因。
和马并未再开口追问。
依炭井性格,他要判断能说出的话自然会开口说出来,要判断应该保密的话那就算问也没用。
在和马注目下,炭井就像整理思绪般的吃掉了两三个麻薯,然后才慢悠悠地开口。
“我之所以对黑崎长秀的名字有印象,是因为这事当时在系统内闹得还蛮大的。那时候警部补您应该还在读东大吧,这件事没传到系统外去,所以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我读东大的话,那就是三年前啰?”和马皱皱眉,这时间点在他看来相当微妙。
“差不多。”炭井点点头,稍稍换了舒服的坐姿,捧起茶杯讲述起警察系统内的往事来。
“黑崎长秀是公认的鬼庭信玄的衣钵传人”,炭井首先确认的是这点。
鬼庭信玄对和马也不算陌生,以剑道修为来说在警察系统内应该是无出其右的剑豪,也有着问鼎剑圣的潜力。
在剑道实力以外,在刑侦破案上也有着诸多傲人的实绩,可以说堪称警视厅里的传奇。
黑崎长秀是鬼庭信玄的衣钵传人这点,除了武力以外,更多是指刑侦破案上那非同寻常的执行。
跟着鬼庭信玄出道后,当时资历尚浅的黑崎长秀己连着侦破了十多起恶性案件,端平两个极道帮会,把若干穷凶恶极的匪党送上法庭。
其雷厉风行的行动力,一度被视为警视厅的后起之星。
“这么牛?”和马禁不住吹了声口哨,果然自己看上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那,后来他是怎么变成‘镰仓狂犬’的?”
“出事之前,黑崎长秀好像在独立调察某个案子,据说己经取得相当进展。不过大概是锋芒太盛影响到某些掌权的高层,结果被上司要求暂停调察,还给他特意安排了休假……”
炭井嘴角牵出嘲讽的弧线。类似这般的腐败高层相互勾结掩护,几乎是日本社会无法避免的宿命,但正因为如此才有他们监察官的意义。
“黑崎长秀最初并不愿意接受,但后来鬼庭警部说服了他,让他带着妻女去久违地度个假。
“秀接受安排外出度假,貌似过得还蛮开心的,但没想到在归途时却‘意外’出了车祸。”
“车祸?”和马愕然。
“是的。在隧道内跟一辆醉酒驾驶的大卡车相撞,两车起火燃烧。
“司机当场罹难,黑崎长秀的妻女也同样被火焰吞没,只有他因被撞出车外勉强幸存下来……”
炭井的声音渐渐低沉,和马的脸色亦转为沉重。
像这种伪装成“意外”的车祸,实际往往是恶党用来杀人灭口的手段。
被当弃子的司机大部分都是被生活胁迫的底层劳工,就算事后调查也查不出任何证据。
好比桐生道场当初跟极道的津田组对上时,便因此吃了不少哑巴亏,直到和马奋起挑翻津田组后才消停下来。
不过要据此判断黑崎长秀是被上司卖了,那也多少还是有点问题的。
像腐败勾结的丰国党羽自己搞事就算了,以这般形式对如日方升的前线精英出手,那绝对是犯了整个警界的大忌。一个搞不好就会引发派系开战,甚至被联手扫灭也有可能。
“是的,理论应该不会。实际鬼庭警部也是出了名的强硬派,如果有人敢这种手段对付他,那自己也得作好被报复清算的准备。
“黑家意外车祸在警界掀起相当大的波澜。据说那段时期鬼庭警部周身缭绕着杀气,好几个派系都纷纷跳出来说自己跟这件事没关系,就连极道那边也紧急排查手下帮派,好像都没找到跟车祸的关联……”
“所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和马皱眉,下意识抓了枚豆大福咬了口。
透视神瞳 重零开始
“当然不会,但是黑崎自己的行动把众人注意力给转移了过去。”炭井苦笑着摇摇头,在和马紧盯下公布了答案。
“出院复职后第一天他便去找放他休假的上司,要求给出某个会社的搜索令,不过被以证据不足的理由给拒绝了。
“被拒绝后黑崎勃然大怒,踹翻桌子,在众目睽睽下把上司揍成了猪头……等到鬼庭警部闻讯前来阻止时,黑崎己带着自己的枪杀进那会社的大楼。”
婚在旦夕:惡魔總裁101次索歡 小說
“然后在那里大开杀戒?”和马越来越有吃瓜群众的感觉了。
“不不,又不是恐怖分子,再怎么说都不可能吧?”炭井连连摇头。
“而且对方在名义上也算是合法经营的企业,黑崎带枪冲进去好像是打算找他们的犯罪证据,但结果似乎是徒劳无工,还揍翻了好些保安……结果被赶来的鬼庭警部给制伏,带回警署了。”
“原来如此。在众目睽睽下把上司揍成猪头,还带枪闯进合法企业闹事,无论哪个都是非常激烈的行动呢,这就是他被称为‘镰仓狂犬’的缘由吗?”和马理解般的点点头。
“是的,因为这事闹得太出格,把阴谋论跟派系冲突都给盖了过去。当时许多意见都要把黑崎革职查办的,但结果是鬼庭警部到处奔走,用了许多人情才勉强把他给保下来。
“职务上就从刑侦前线调到了地方警署的交通科,而且出了这档事,这辈子基本也和升迁无缘了……只是没想到警部补你会看上他。”
从口气听来,炭井应该对黑崎长秀抱着同情和好意的,但也没忘记提醒和马:“黑崎长秀的能力没问题,但人格上多少存在着失控暴走的风险。而且警部补你打算用他的话还要面对另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和马好奇着。
“黑崎长秀己被周围人给当异了端,警部补你把他调到身边,自己也会被当成离经叛道的类型,这对警部补的仕途大概不会有什么好影响。”炭井难得慎重地提醒道。
“那么,为了今后仕途顺利,我去把这块换成金表是不是要好一点?”和马哈哈笑着,示意般的举起左手那块廉价电子表。
“抱兼,是我失言了。”虽然说抱歉的话,但炭井的表情却相当清爽。
东大毕业直升警部补的和马,照理说也是樱田门金表组权贵的一员,甚至就连丰国系也曾经向他抛出橄榄枝。
不过直到现在和马还戴着廉价电子表,而这点在警视厅内己流扬出诸多相关话题。
有人说和马是打算彰显积极清廉的形象,有人说和马是想组建电子表组的新生代班底。
虽然传言有好有坏,但不管好坏都足以证明系统内许多我都对和马抱有相当的期待,而炭井航大概也是其中之一了。
“若是警部补的话,应该有驾驭黑崎的器量吧?手续方面若有什么麻烦,我会帮忙的。”
“多谢,不过可能得再等等……”和马苦笑着摇摇头。“事实上前阵子我试着邀请他,结果被果断拒绝了。”
“耶?”炭井满脸难以置信地看过来,在沉默两三拍后,客厅响起某监察官捶桌大笑的声音。
**
“听起来好像很开心呢,那两人。”和客厅相隔不远的道场处,低头擦拭着断时晴雨的晴琉停下动作,神情略复杂地望着客厅。
“好奇吗?所以刚刚我才建议你带着三昧线进去弹奏。”旁边翻书的玉藻拍拍她的肩膀。“身为道场一员,像这般给家主赚面子的机会可是相当难得哦?这样又能光明正大地听他们谈话,又能给自己赚得不少分数,何乐而不为呢?”
“可我也不会弹三昧线啊?”晴琉翻翻白眼,似乎被玉藻说得相当心动。
“真好呢,像这样的氛围,有种将军和家老把酒言欢的感觉……”千代子捧着腮帮发出感慨。
她对“将军和家老”的印像多半来自以前看过的时代剧,不过实际从平安时代开始,日本君臣上下间便习惯用这种融进礼仪跟讲究的方式来亲睦彼此关系,这点玩过某阁立志传的应该就会相当清楚。只是和马跟炭井的身份并非同系统的上下级,所以千代子的比喻并不算准确,但这时候也没人会去计较这点。